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赏金猎手 > 第三百七十三章 第二案 下

第三百七十三章 第二案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查理让阿娜特先回去,继续点名。本杰明认为是小女孩动的手,小女孩属于反社会人格。不满弟弟的吵闹,不满父母的矛盾转嫁在自己身上,于是闷死了小男孩。担心受到责罚,杀死了父母。
  
  查理问了几句让本杰明先回去。
  
  查理继续看案件说明,将几张案件说明pass,拿起一份说明看了一会:“袁忘。”
  
  “在。”袁忘快步上前,坐在主席台两米外的凳子上。
  
  查理:“凶手是母亲。你能解释一下吗?”
  
  袁忘道:“我第一次看现场就感觉母亲是所有关系的核心。母亲住在卧室,父亲住书房,显然他们关系不好。儿童房有一个收录机,母亲房有个播放机,说明母亲是负责照顾孩子的人。母亲有安眠药。在红毛第一次请求时,父亲是同意的,但因为母亲不同意,让红毛无果而归。紫毛送礼物也是送母亲,得到母亲的允许之后,派对才延续到半夜。”
  
  袁忘道:“我调查母亲资料,发现她具备一刀致命的能力。”
  
  阿娜特在一边到:“不是啊袁忘。母亲和父亲都中刀,假设母亲是凶手,她杀死父亲之后,回到自己卧室,再自杀。那刀怎么会在父亲的身体上?第二点,母亲喝了一杯有安眠药成份的牛奶,父亲只喝半杯。我不认为母亲有行凶能力,乃至一刀致命的能力。”
  
  袁忘道:“人的思维有意思就在这里,当你认定一个结果的时候,你会用尽办法去证明自己的观点。比如我骂别人,我认为别人很坏该骂。我被骂了,我认为别人没有素质。我骂了人后我被打了,我认为对方心胸狭窄。我打人对方,对方骂我,我认为我揍的对。我打了对方,再骂了对方,我认为自己是正义的,对方是邪恶的。”
  
  袁忘道:“我在确定母亲是凶手后,就开始解决疑点。第一个,动机。夫妻关系不好,小孩烦死,导致母亲需要依靠安眠药入睡。久而久之,烦躁不已。过去哄孩子,也许想到自己丈夫什么都不管,一个人在书房玩游戏,越想越生气。孩子不讲道理,很难哄,最后让她做出了不好的事。母亲没有对小女孩动手,因为她乖乖的睡着。小女孩或许装睡,或许去洗手间发现弟弟死亡,再去喊叫父母时发现父母也死亡,害怕的她只能躲在洗手间。”
  
  秦岚走上前,在主席台边位置坐下:“动机有了,第一个问题:刀。”
  
  袁忘:“母亲杀死孩子后,应该是九点多,也许后悔,也许更愤怒,自己把孩子闷死了,自己丈夫仍旧在书房无动于衷。于是母亲去热了牛奶,加了药给丈夫,和丈夫聊天。丈夫只喝了半杯的原因,我认为丈夫没空理会母亲,随意喝了半杯打发她离开,别打扰自己玩电脑。”
  
  袁忘:“或许之前母亲想让丈夫睡着,偷偷抛尸。但丈夫的反应彻底激起母亲的杀心,在药力作用下,父亲很快入睡。母亲拿起剔骨刀捅向自己。”
  
  一片哗然。
  
  袁忘:“别急,在这里我猜测是这样。母亲不想活了,但是她不能自杀,理由是他们夫妻买有保险,他们遇害,小女孩能获得巨额赔偿。于是母亲先给自己一刀,作为当地小镇的唯一医生,开设有诊所的医生,她很清楚这一刀的效果。”
  
  袁忘:“她用手压住伤口左右,闭合刀刃,抽刀而出,避免血液喷溅。左手捏住伤口,右手捅死丈夫。这解释了为什么刀身有两人的血迹。”
  
  袁忘道:“母亲回到卧室躺平,但是由于没有受到致命伤,流血死亡需要一定时间。伤口疼痛之下,她喝下一整杯准备好的牛奶。因此她的伤口附近和双手都是鲜血。这也是我怀疑的地方,她怎么会将双手放在伤口上?喝下了一杯牛奶的她难道还有潜意识?”
  
  袁忘回答了阿娜特的第二个问题:“她是中刀之后再喝牛奶。”
  
  袁忘说完,鸦雀无声,查理和秦岚表情怪异。察言观色,袁忘从口袋拿出另外一张案件说明书,小心道:“我这边还有一份针对父亲是凶手的说明。”只要有心诬陷,各种疑点都能解释的过去。
  
  秦岚伸手把案件说明书抓去,揉捏成一团朝后一扔,本杰明机智闪避过去。
  
  查理道:“虽然我不太相信,但我还是要问,你这是从秦岚那边抄的答案吗?”
  
  “胡说。”秦岚不满道:“有区别的好不好?”
  
  查理拿起秦岚的案件说明书看,秦岚一边道:“这个案件你们的信息还是少了一些。为什么要封存卷宗?是因为男主人并非在书房玩游戏,而是在浏览和儿童有关的信息。我认为这应该是妻子的杀人原因。为什么杀害四岁的儿子?我想已经无法确定答案。”
  
  查理看向琳达:“你有什么想说的?”
  
  琳达道:“有些地方我不同意,不对,是我父亲不同意。经过我父亲的调查,男主人确实在浏览网站,但是他浏览网站的原因是发现自己儿子的照片在网站上。我父亲认为愤怒的是男主人,而不是女主人,女主人是心虚。但我父亲也认同女主人是凶手。”
  
  秦岚问:“调查?远征怎么调查?”
  
  琳达回答:“卷宗上写明,男主人所在的书房门有问题,会自动关闭。于是男主人用一个木根阻止门关闭。根据现场勘察,木根最少三天没有被移动过。说明男主人在书房浏览网站时,根本没有关门。女主人可以很清楚看见男主人的电脑画面。一个可能女主人早就知道男主人的恶习,一个可能是男主人在旁敲侧击,或者和女主人对质。”
  
  琳达:“这个案子发生在十年前,当时互联网技术力量较为薄弱。由于司法机构追查网站和保护儿童的原因,封锁了本案信息。因为疑凶白毛死亡,案件也就此结束。”
  
  秦岚问:“远征对案件有具体看法吗?”
  
  琳达回答:“他认为你认为的疑凶白毛没有杀人,他只是盗窃。他偷走的东西都在一楼,因为他知道男女主人在二楼准备休息。”
  
  秦岚道:“我必须纠正一点,我只是将白毛列为嫌疑人,和警长一起前往白毛家进行询问。并非让警察抓捕白毛。白毛用汽车攻击我们,并且仓皇逃窜,在这种情况出的交通事故。”
  
  琳达问:“为什么没有继续追查下去呢?”
  
  秦岚:“因为我很忙。我承认自己不负责,但我一直就没有负责本案的调查。只不过恰巧在小镇落脚,警长听说过我,让我给点意见。”
  
  查理觉得现在才有点茶会的意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