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袁阀 > 130牵招

130牵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随后,张辽、赵云回营,安置那四千多jīng骑。袁熙就带着许褚、顾雍,还有十多亲卫回了邺城。袁熙换了装束,带着许褚来到自己名下经营的商铺。
  心腹华胥将袁熙带进了一间里室,并将新近搜集到的一些情况拿给袁熙看。华胥有些自得道:“公子,我敢说您看到这些消息,绝不会比袁公慢。”
  “是吗?怎么没有长安那边的消息?”袁熙将收集到的情报看过一遍后问道。
  华胥面有苦sè,无奈说道,“公子,西凉军残部将长安掳掠糟蹋得不像样,咱们的店铺都给砸抢了。哪还有什么人传消息来啊!”
  袁熙细细沉思一会,说道:“本公子我让几个干练地心腹去长安,你联络好去长安地商队,安插他们进去。”
  “现今查得严,哪还有商队敢跑长安的,要是给官家知道了,可是大罪。”华胥说道。
  袁绍不准冀州这边地商贩往来关中,这点袁熙是知道的,于是说道,“我会设法弄来通关文书的,你只管放手安排。”
  袁熙突然想起了还留在长安的王越,上次去长安时时间急迫,他没有联络上王越,但现在他想托王越了解关中的局势,时机成熟后,将有一番夺取汉帝的行动也不一定。
  “公子,要组织商队不如找甄家,他们多有人手和门路,公子意下如何。”华胥建议道。
  袁熙这时才想起,因为战事耽搁,好久没有联络甄家这个姻亲了,他想了会儿后,于是让华胥派人去中山,跟甄家商量此事。
  出了商铺,袁熙心情不佳,因为方才看到的消息里,不少是在兖州的祝奥传来的,都是关于曹cāo军趁着袁术大败,龟缩在寿chūn的时机,大举占据了豫州大部。
  而且经夏侯惇举荐,还得到了猛将典韦并任命为亲卫统领,现在还没有拿下的,只有汝南一个大郡。而曹cāo也加强了,在兖州的控制,其实力迅速增长,已经成为袁家将来南下,潜在的最大敌手。
  袁熙心中暗叹,有了他的改变,袁家确实加速了统一青州跟河北的进程,徐州也没有被屠,陶谦还没有死,但曹cāo的兖州也没有,发生陈宫引吕布的叛乱。
  反而是曹cāo不仅控制兖州全部,还把豫州也占领了大部。可以预料,待袁家打败公孙瓒,曹cāo拿下汝南后,两家第一次较劲交锋,会是献帝的争夺。
  袁熙一下想到甄家在邺城的经营的产业,于是打算带着许褚等人,去和顺酒肆“坐坐”。
  江东。
  朦朦胧胧的晨雾之中,一支强大的水军,在一艘楼船的统领之下,从长江口进入,然后顺着丹徒曲阿的水道,顺流而下,进入了太湖。
  进入太湖之后,这一支水军便不再掩饰自己的身份了,各大战船之上,一面面旗帜竖起,中间的那一艘楼船一面巨大的红底蓝边的大旗,上面竖着一个王字。
  “吴县,某家王朗来了!”
  王朗一袭蓝色长袍,衣袍猎猎,站在‘会稽号’的三层楼船,甲板之上,双眸凝视太湖的水上风光,看着吴县的放心,心中却是一抹激动的战意。
  目前的整个江东,会稽水军是最强大的水军,舰队之上还有一万精锐的水军将士。
  “都尉大人,现在的速度,只要到响午时刻,我们就能到达吴县了。”
  一个将领,体型魁梧,身披盔甲,走上来,恭敬的汇报道。
  “好!”
  王朗点点头,装过头开,看着大汉,双眸划过一抹冷芒,道:“徐放,你是太守大人重视的水军将领,但是这一战我们必须弃船攻城,要在最短的时间拿下吴县,你有信心吗?”
  如今会稽危在旦夕,郭异抵挡不了孙坚多久的,只有迅速的只有拿下吴县,才能逼迫孙坚从会稽退兵,只有拿下孙家老小,才能和那头江东猛虎谈判。
  “都尉大人请放心,某家麾下的将领,不仅仅能在水中交战,走出的船只,也是最精锐的步卒,五天之内,必然能拿下吴县。”徐放神色冷然,自信的道。
  “按计划,从娄县登陆的郭洪,也应该率兵到达,兵临吴县了。”
  王朗目光之中一抹决然,朗声的道:“传令下去,立刻加速前进,必须在响午之前,兵临无限,五天之内,拿下吴县。”
  “诺!”众将点头。
  长安,
  西汉时期的帝国都城,城墙高耸,宫阙层叠,但昔日辉煌,已然不再。经历了董卓之乱,近几年又经历了李郭之乱后,一片残破瘠败之象,这大汉确实已经到了尽头。
  长安城里,人噤声,狗止吠。偌大都城。死气沉沉。
  如此氛围中,却有一处府邸,透着和周围不大和谐的热闹。杨彪的府门前,时不时有车子停下,达官显贵,下车入府。
  杨彪,之前刚被任命为太尉不久。太尉,原本是三公中,主掌兵权的重臣。但已渐渐成为一种有名无权的虚职。
  杨彪,弘农杨氏的家主。也是天下门阀世家的代表人物与袁家齐名。
  各地诸侯,无不以结交弘农杨氏为荣。即便如掌控朝权的李榷郭汜,也不得不拉拢弘农杨氏。杨彪这次得以晋升太尉,便是西凉军团拉拢弘农杨氏的手段之一。
  杨彪的儿子杨修,极聪明,和袁熙、皇甫郦等人齐名,虽年仅十七,却已尽显才华,深得杨彪喜爱。正侧立在府门口。儒雅有礼地迎接着前来拜贺的达官显贵。
  又一架车子停在府门口,杨修眼睛一亮,紧走几步,施礼叫道:“钟侍郎大驾光临,令我杨家蓬荜生辉!”
  “哈哈,小友这是在挖苦我吗?”来人乃是黄门侍郎钟繇钟元常。钟繇大杨修二十多岁,两人却最是要好,堪称忘年之交。
  “小子岂敢挖苦元常先生。”杨修在别人面前规规矩矩,和忘年交钟繇却是随意。狡黠一笑,杨修道:“家父备了好酒,只是,元常先生若不献上墨宝,便不能一饱口福!”
  钟繇,当世书法集大成者,便是后世书圣王羲之,都深受其影响。
  “小友狡猾!”钟繇笑着指点着杨修。“不过,今日这酒,钟某是吃定了!”
  说着,从随从手中接过一卷装帧精美的纸卷,说道,“钟某早已备下,谨为杨太尉贺。”
  杨修见钟繇真的备了墨宝,双眼放光,喜道:“小子这就亲自为元常先生引路,去见家父。”杨修在前,钟繇带着个随从在后,穿过一间无人的屋子,钟繇低声叫住杨修。
  “这人,并非钟某从人,而是在长安经商的客人,想来看看热闹,烦请小友照顾。”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袁熙的暗卫总司,老师张纮,之前长安的暗卫系统,在长安的情报不及时,所以张纮这次亲自出山。
  他声称是袁绍部下而非袁熙,因为袁绍才是这个时代第一诸侯,袁绍的威望此时一时无两,张纮只能扯虎皮用一用。
  长安城里,气氛紧张。钟繇不敢随便和杨彪等人见面,只能借杨彪荣升太尉之机,来杨府拜贺,趁机与杨彪会面商谈。
  杨修年纪虽不大,但聪颖过人。会意地点点头。杨府,宾客往来,熙熙攘攘,达官显贵们三五成群地说着话,反倒更不容易引人注意。院子角落,摆放着一块形状奇异的太湖石。
  杨彪和钟繇,假借欣赏太湖石,凑到一起。围着太湖石,指指点点,啧啧称奇,趁机低声交流。
  “长安异变在即,太尉可要早作准备才是。”钟繇压低声音道。
  “杨某亦有此预感,只是,之前联络的西凉诸将,段、张二校尉为求自保,暂时观望不前。只剩下董承了,手中不过几千老弱之兵,只怕难保陛下安全。”
  “杨太尉忠君大义之举,张某已告知我主袁绍。我主命张某转达对杨太尉的敬意。”同钟繇一起来的那一名“随从”说道。
  “忠君报国,臣子本份也。”杨彪凛然正气间,也有无奈的凄凉。
  “我主还让张某转告杨太尉,国之难、陛下之难,天下匹夫皆有责任。我主将尽全部可能,杨太尉和陛下一臂之力。只是,我主主掌冀州及青州未久,无法调运兵马前来雍州。”
  “杨某能理解。”
  “只要陛下出得潼关,我冀州将士,将奋勇争先,护驾勤王,请杨太尉放心。”
  “乱世之秋,本初有如此大义,陛下之幸,大汉之幸,替我多谢本初。”
  周围众目睽睽,杨彪不敢太大动作,只能假借整理衣衫,双手在胸前微微抱了一抱,以示敬意。而钟繇换个角度配合着,仰头指着太湖石道:“这里看,竟如奔腾之烈马,奇哉!”
  袁熙等人借袁绍之势来唬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没办法四世三公的袁家这个招牌,在这个时代确实好用,不然二叔袁术那样的人,怎么能招揽一批人给他效力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