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北国谍影 > 第四十六章 处理票据

第四十六章 处理票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高桥哲夫一离开,办公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又活泛了起来,白思南上前给许诚言详细介绍了周围几个同事,大家一一见礼过后,并为许诚言选了一张靠窗的办公桌,又带着去领了一些办公用品,忙活了大半天,总算把一切收拾妥当。
  白思南是天津人,能言善道是出了名的,一口的津片子很是健谈,这样性格外向的人,在工作单位里一般人缘都很好,和上下级的关系也处的不错,这也是高桥哲夫为什么安排白思南来帮许诚言的原因,显然也是用的顺手。
  许诚言当然也是刻意结交,他的口才自然不错,两个人一来一往,聊的投机,很快就熟络起来,彼此也不再客套,就以“诚言”,“老白”相互称呼了。
  回办公室的走廊里,白思南走在前面,怀里抱着一摞稿纸,边走边向许诚言介绍新民报社的一些情况。
  新民报社有几位高层,因为新民报社在太原市是分社,所以不设社长,负责人是总编江口直仁,下设有两个主编,一个就是高桥哲夫,另外一个是中国人,名叫程时捷,分别负责报社里关于新闻方面的两个部门。
  一个叫时政新闻部,简称时政部,由主编高桥哲夫负责,这个部门是新民报社最主要的部门,因为新民报毕竟是给日本人张目的,它的主要版面都是在刊登宣传有利于日本方面,也就是所谓的“日中亲善”“东亚共荣”之类的虚假文章。
  不仅如此,它还有专门面向日本军方和侨民的专栏,全都是以日文的形式刊登,这些工作都是时政部负责。
  因为能够接触到很多重要部门和信息,所以时政部的成员近一半都是日本人,另外一半是已经赢得了日本人信任的中国人,就像白思南这样的情况,他们都是从平津地区的新民报社调过来,并在日本人的手底下工作过很长时间。
  另外一个叫社会新闻部,也叫社会部,由主编程时捷管理,主要负责一般的版面,比如本地发生的民间趣事,财经房产,娱乐八卦的一些信息,还有包括广告专栏,刊登商家广告,寻人启事之类的事情,总的来说,和其它报社没有什么不同,接触不到什么重要信息,相对来说,社会部不过是时政部的辅助部门,一直以来都不受重视,成员都是中国人。
  除了这两个部门以外,报社里还有诸如人事部,排版印刷车间,以及杂七杂八的一些小部门,机构齐备,分工明确。
  此时,就再两个人交谈之际,迎面走来了一个男子,此人大概三十多岁,身形不高,平头短发,容貌消瘦,身穿深色西装,表情也很严肃,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根硬邦邦的木柴,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白思南一见此人,赶紧给许诚言使了个眼色,侧身靠在一边,同时微微颔首一礼,嘴里问好:“渡边先生!”
  来人是个日本人,地位还不低,看着白思南的模样,许诚言也学着侧开身子,微微颔首,嘴里却没有出声。
  这位名叫“‘渡边”的日本人,对白思南和许诚言的行礼根本没有回应,只是目光扫过之时,在许诚言身上停留了一下,随即就没有再多看一眼,径直从两个人身旁走了过去。
  看着他快步上了楼梯,许诚言这才低声问道:“这个人是谁?看上去可不好说话。”
  白思南一撇嘴,压低了声音回答道:“这人叫渡边恭介,也是咱们时政部的,不过人家是首席记者,在报社的地位非同一般,只在江口总编和高桥主编之下,就是程主编也要看他的脸色,尤其是脾气还不好,所以我们见到他都要小心一些。”
  说到这里,他才想起许诚言也颇有背景,这才宽慰一笑,说道:“不过你放心,有高桥主编的面子,只要不惹事,他也不会欺负到你的头上。”
  话里话外,白思南对渡边恭介颇有畏惧,可见这个人不好打交道。
  不过日本人一向看不起中国人,这种情况也是寻常,许诚言并不以为意,老实说,他虽然知道自己的日语老师和高桥哲夫有些关系,但到底不了解具体内情,所以也不敢多事。
  此时白思南略微顿了顿,决定把话再说得透一些,毕竟许诚言也和自己一样,都是高桥哲夫的人,说话不用太顾忌,他显得有些神秘的接着说道:“渡边恭介这个人不简单,他不仅有特高课的背景,而且他在上层很有些关系,一般针对日本军方和政府官方的敏感信息和报道,都是他主持。”
  原来是特高课的人!
  许诚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新民会的背后就是日本特高课,在新民会里面担任顾问和参议的日本人,很多都是特高课特工来兼任,看来渡边恭介也是这种情况,也只有这样的背景,才能得到日本军方的信任,接触一些保密性较高的信息。
  入职的事情办完,临近中午的时候,许诚言这才下了班,因为今天约好了张志远见面,所以婉拒了白思南请他喝一杯的好意,离开了新民报社。
  等他来到聚文书馆的时候,计云也正好赶了过来,时间正好是十二点整,两个人进了书馆,因为已经正午时分,书馆里没有顾客,丁明睿正坐在柜台后面看书,听到脚步声,抬眼看是许诚言二人进来,赶紧迎了上来。
  “志远来了吗?”许诚言轻声问道。
  “已经到了一会了,就在里面!”
  许诚言点了点头,和计云一起走进后面的堂屋,丁明睿守在外面警戒。
  两个人一进屋,就看见张志远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显然等的有些着急了。
  “学长,有什么事情交代我?”张志远一脸的兴奋,他自从回到太原之后,一直潜伏待命,没有接到任何任务,心中难免迫切,今天早早的就赶了过来,等候许诚言的到来。
  “沉不住气了?”许诚言微微一笑,“叫你过来,没有别的事,就是让你来帮我看一看这些东西。”
  说完示意计云,计云将带来的公文包放在张志远的面前,说道:“我们昨天忙活了一夜,可是隔行如隔山,没有什么收获,你们张家是世代经商的,你也差不了,看一看这些东西到底有没有价值?”
  张志远诧异的看了两位学长一眼,然后拿过公文包,打开之后取出里面的票据,查看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