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的钢铁城市 > 001章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001章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986年8月底的江城酷热难耐。
  江城钢铁公司第二炼钢厂炼钢车间如火如荼的开展生产,这一炉炼的是取向硅钢,这种钢售价高,利润大,是我国急需的钢种。
  尽管在冶炼上存在难度,但炼钢工人们都愿意炼这种高效益钢,一是可以充分展示工人阶级的实力,二来也能多拿奖励。
  2号转炉甲班炉长带领副炉长、一助手、二助手、操枪手甩开膀子大干。
  桔红色的火焰在氧枪的作用下喷薄而出,气贯长虹。火焰色彩很快变成娇艳欲滴的鲜红色,继而发白发亮,闪耀至炫目白亮,紧接着炼化为万宗归一的究极红光。
  火焰色彩的变化说明炉内温度不断的由低到高,钢水里的杂质有规律的被去除,钢种所需的成分逐渐形成。
  在这热的原野,火的战场,钢的世界,2号转炉的炼钢工人们热情高涨、全神贯注,他们干了一阵,汗流浃背,盐分凝结于海军呢做里的防热服内,炽热红焰照耀朴实勤劳的面庞。
  炉长嘱咐助手盯紧点儿、莫大意,他飞奔至操作室里查看氧压表和温度曲线,随即让助手取样测温。
  温度接近出钢温度,接连取三个样化验,钢成分步步逼近工程师设定的合格线。
  “锰含量百分之零点零四一,高了一点点,周工,赵工,你们再等一哈子,马上就好。”炉长的衣服从没干过,炉前二十几年的烟熏火烤,熏烤出古铜色的沟壑脸庞。
  钢研所助理工程师周铁男撬开一瓶厂内自产的盐汽水,递到炉长面前:“老孟,辛苦了,喝瓶汽水,补充盐分和水分。”
  “我刚喝过,你们喝。”炉长抹一把额头上的汗,又把手上的汗水揩在胸前,这便大步流星返回炉前。
  “这个老孟干活不要命,他的名言是,人只有病死的,没有干死的。”周铁男今年25岁,眯眯眼,厚嘴唇,他毕业于东北工学院,在江钢钢铁研究所工作了三个年头。他把盐汽水递给身边的年轻人,说到:“老孟不喝,你喝,别浪费。”
  年轻人接过盐汽水,他叫赵青山,二十二岁,两个多月前毕业于燕京钢铁学院,是钢研所助理工程师的助理。
  赵青山瘦而不弱,一米八二的大高个,精悍阳刚,眼释精芒,他咕噜灌汽水,说到:“老孟和我住一个单元,他是个好同志,世世代代跟党走。”
  “有时候我真的很难理解老孟这代人,一段宣誓,一个小本子,就能让这些老同志们无私奉献一辈子。”周铁男颇有感触,又说:“d340是我们从新日铁引进的第八个牌号的硅钢,也是最后一个,盯紧点儿。”
  我国硅钢片的生产比较落后,在江钢“一米七轧机系统”投产之前,国内基本上只生产热轧硅钢片,仅有太钢、鞍钢零星生产少量的冷轧硅钢片。
  江钢“一米七轧机系统”包括三厂一车间,其中热轧厂、硅钢厂的设备由东瀛引起。新日铁株式会社把主体装备卖给了江钢,同时也转让了一些产品专利。
  “盯着在。”赵青山点点头道,今天是他重生的第二天。
  上一世的赵青山在钢铁行业工作多年,21世纪的某日,他因太过肥胖倒在炉前。
  重回22岁,大肚腩不见了,只剩腹肌,真好。
  老孟再次跑进操作室,他兴冲冲的喊着:“好了好了,锰降到零点零四零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