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千尘一怒 > 第6章 尘少爷是假的吧

第6章 尘少爷是假的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六爷尘少爷,牧王传见。”
  尘尘跟着走了一段,一抬头,来到一间红色的大殿门口。“集思堂”,门上的大字亮金金的,门口的侍卫有军装,古装,加上辫子三种。
  大殿内,中间主席台上有一排案桌,四个位,坐了三个领导。中间还留出一片小场地,铺着红色的毛毯。两旁各有两排表情庄重的专家领导,前排案桌零散,七八个座位,后排人就多了,挤挤挨挨的全是,应该有几十号人。
  尘尘和韩天涯踩着红色毛毯进前,吸引着近百双眼球。
  “尘少爷终于敢出来见人了?”长衫的有人开始议论起来。
  全场一阵骚动,男男女女的表情都各不相同,有担心的,有嘲笑的,有看好戏的,也有好多美美地摆着造型,希望韩天涯尘少爷多留意的。
  主席台上中间的男子,三十岁左右,黑金的古袍长衫遮不住身上的肥肉,笑起来一抖一抖的。
  右边是一个女人,毛戎戎的发饰下,垂落着几卷秀发,鲜红艳丽衣裙上也闪着亮片,微胖的身段波涛汹涌,她没多看尘尘他们,只是低头轻抚着怀中的小白犬。
  左边一个短发男子,五十上下,白色军装,浓眉大眼,一脸正气,像是清末的大帅。“大帅”再往左,还有一个空位。
  三皇么?
  “学我——”韩天涯没下跪,拱手一礼,朗声说道,“见过东洛番王北牧祈王西蒙甄王。”
  “见过东洛……”尘尘说得又快又准又清晰,一字不差,照样风度翩翩,气度上比韩天涯有过之而无不及。尘尘也被自己吓到了,似乎有股正气在他身上游走,给了他莫大的支撑,这也奇了。
  “嘿嘿,看那鬼婴儿呢,长了也还是妖孽一个。”“居然敢出来了?”“啧啧啧,这模样,难怪看得这么紧。”“我看你们这是妒忌!”“都少说两句,他们家高人多,小心点儿!”
  传说中的尘少爷,果然美得不像常人,说年轻的小父亲帅吧,那是全民男神的,想多看一眼的那种;而这尘少爷呢,灵动的双眸如天然的蓝钻石,长长的眉毛,如同跳跃的音符,只一眼,便可摄人魂魄。他不曾出门,细嫩白净的皮肤,如初生的婴儿,吹弹可破。清新的银灰色衣着,干净利索的短发,这简约的装束,把纤纤玉手绝世娇容,突显得更加淋漓尽致。
  说出门时女仆不看他吧,原因是,看不得啊,那眼眸中的一汪蓝芒扫过,犹如利刃,让她们心惊肉跳,哪一个敢直视呢?一句话用在这儿不太恰当,但很完美地描述他们这对年轻的父子——一个温柔了岁月,一个惊艳了时光。一对妖孽父子,无可厚非!
  最先开口的是北牧王,他脸上尽是惊喜的笑:“免礼免礼,且坐!”
  他们的座位靠近主席台,首个是俞大伯,第二第三个空着,父子两人似乎在抢座位,反正尘尘抢赢了,占了第二个位,韩天涯走慢了一步,有点莫名其妙。
  尘尘指着自己面前案桌上的皮箱,十分淡定,有理有据地说着:“我自己处理。”心想我就占个高位,比你高就行。
  大伯挤眉弄眼的,但并排的韩天涯已看不见了,尘尘这一坐,完美地挡住了视线。呵,漂亮!
  胖胖的番王呵呵笑着,两颊的婴儿肥,笑一下抖三下,他的声音不大,似乎只与主席台的牧王女王说,但尘尘他们真就听得清清楚楚:“好久不见,俞家千尘少爷像变了个人似的。之前大不门不出,见人就躲,现在这样子——很让人意外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