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阿兹特克的永生者 > 一百七十九章 十月围城,天下震动 下

一百七十九章 十月围城,天下震动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国王驻军的石堡位于近百米的小山顶上,地势极为险要,是南方防线的核心。堡上的望楼是这片地区的最高处,在这里居高临下,战局便一览无遗。
  
  晴朗的阳光照在巍峨的石堡顶端,驻守的武士向至高的国王行礼。清风荡过木质的望楼,三神的旗帜随风舒展,王室的鹰旗猎猎飘扬。望楼最中心处,则插着传承百年的国王大旗,从初代先君塔里亚库里的手中,一直传承到今日。
  
  苏安瓜站在大旗下,默然抬头。张开羽翼的王室雄鹰,就在荣耀的旗帜上飞扬。随即,他望向交战的前线,心胸为之一阔。眼前是起伏的连绵丘陵,覆盖着苍翠的高大林木,蔓延向雄壮的东方山脉。在丘陵和河道旁,是一座座山间的石堡木寨。王国与联盟的旗帜时而交替,时而靠近,在无情的战场上飘扬。
  
  此时此刻,厮杀的声音从遥远的风中传来,不时夹杂着凄厉的惨嚎,宣告着战斗的残酷。在最前线的丘陵石堡前,隐约可见垒土的高台,双方的弓手互相射箭,交替死去。不时有武士从高处坠落,在地上扭曲成奇异的形状,给大地增加新的染料。
  
  地面上,墨西加武士们高举着盾牌,顶着城头的投石羽箭,抬着长长的木梯竹梯,再次猛然搭上城头。随即,手持战棍的武士们狂呼着冲上,与城头攒动的民兵们交战,接着无声的落下。通常,一名墨西加武士总是能依靠盾牌棉甲,强行击杀数名民兵,再被不知何处袭来的铜矛刺穿,就此魂归神国。
  
  而当堡垒外的长弓集中射击,数十名塔拉斯科民兵立时死去,某处缺口便随即吃紧。在美洲虎贵族战团的率领下,墨西加武士趁机攀登而上,竖起盾牌越聚越多。面对危急的时刻,王国的军功贵族们做出表率,带领着预备的塔拉斯科武士,挥舞着铜矛首先突击,当先对上精锐的敌军。然后,附庸的部族头人们追随跟上,带领着纹面刺身的特科斯武士,挥舞着石锤铜矛,狂吼着加入战团。
  
  这些同样身披战甲的武士们激烈厮杀,呼喊着神灵的名号,去往不同的神国。双方的战棍打烂头部,铜矛刺穿胸腹,石锤砸断肩膀,再搂抱着一同坠落。不断有尸体滚落城头,有些落在堡垒之中,便有机灵的民兵上前。他们掰开尚且温暖的手臂,脱下染血的甲衣,再穿在自己身上,来增加任何一丝生存的机会。
  
  然而,在国王眼中,这些仍在厮杀的点点人影,不过是王座下奋力挣扎的数万蝼蚁。他们的命运早已注定!
  
  “南线原有一万多武士,三万民兵。我带来两千铜斧禁卫,五千精锐的长枪民兵,五千善战的蛮族雇佣兵。南方特科斯人支援来一万部族武士。湖区随后又送来两万民兵。这便是两万三千武士,一万精锐民兵,五万守城民兵!”
  
  苏安瓜心中激荡,这是一支何等庞大的大军,足以纵横天下。
  
  突然间,一片轰然的“砰”响连续传来,伴随着墨西加人的欢呼。国王再次抬头,便看到敌军巨大的木兽,投掷出连片沉重的石弹。纷飞的石弹毫无准头,侥幸砸落在城头,便击倒数名防守的敌军。石弹的真实杀伤其实不大,但是在数十斤的石弹下,死者浑身折断,凄惨无比。面对木兽的咆哮,民兵的士气便陡然降低。
  
  苏安瓜想起对面的军势,心中便再次沉重,如山的压力落在肩头。
  
  “从六月交战至今,我手中的兵力折损了接近四分之一,南线已经阵亡了五千武士,一万五千民兵!墨西加人搭建起能够投石的木兽,堆积起站立长弓手的土台,小型的木寨根本坚持不了太久,只能依靠优势地形的石堡固守。”
  
  “围绕着几个关键的堡垒,王国投入了一万三千武士,三万普通民兵,全线与墨西加人交战。大军每日死伤数百,消耗的粮草以十万斤计算!”
  
  年轻的国王神情凝重而坚毅。他的眉目间是坚定的自信,无惧所有的厮杀。
  
  “我的战旗在此,南线便稳如高耸的乔罗洛火山!纵然有新式的武器,墨西加武士的伤亡也绝不会少,这样的攻势决不可能再持续多久!第一批仿造的数百长弓已经投入战场,便让墨西加人尝一尝自己的武器吧!”
  
  想到此处,苏安瓜长啸出声,看向遥遥相对的东方。在他视线所及,隐约能看到另一处高大的石堡,墨西加国王的旗帜在那里高高飘扬。
  
  国王阿维特平静的坐在石堡的大殿中,翻开着手中的书册。他神情沉稳,对外间残酷的厮杀无动于衷。前线的具体战斗,自有老练的统帅伊斯卡利规划,再由忠诚的大将斯坦利负责,国王只需耐心等待。
  
  “王旗在此,便是激励武士们向前奋战,有死无生!”
  
  国王看着书册,默算着各武士营的伤亡数字,幽幽的想到。
  
  “战争开始的初期,伊斯卡利的推进还算顺利。到了六月之后,战事便越发艰难。敌军的王旗在八月抵达,战线便再难以进步,真是往事的重现!”
  
  阿维特淡然一笑,往事随风而逝。现在,他终于掌握了联盟的庞大力量,是占据绝对优势的一方。
  
  “两千军功贵族战团,三万王室直属武士,一万三千南方城邦军团。南路军足足有四万五千武士!秋收结束,两万民兵征召到前线,打造攻城器械,修建射箭高台。四万民兵运输粮草,层层设寨运输,粮道稳固如同耸立的胡斯科火山!”
  
  “更重要的是,西征有了神战的号召,有了长者和大祭司的支持,有了渴望分封的大贵族加入!武士们能够承受更高的伤亡,始终维持着高昂的士气。纵然已经折损了六千武士,八千民兵,联盟还会继续战争下去,直到最后的胜利!”
  
  “在新式武器的支持下,攻打堡垒的伤亡会维持在能够接受的比例。现在的塔拉斯科王国,又能再坚持多久呢?”
  
  想到此处,国王终于看向西方,遥望着微不可见的塔拉斯科王旗,微微一笑。
  
  这时候,阿维特尚且不知北路军的战况,也不曾听闻那场浩大的水战。他谋划着南方的战局,处理着数不清的庶务,也思考着绕行水路的偷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