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由我贪恋着迷 > 171:我连弄死他的资格都没有

171:我连弄死他的资格都没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傅启政和Eddie医生都是聪明人,傅定泗一说单独聊,他们两个人就猜到原因了。
  
      也是,宁皎依这移情别恋表现得其实已经很明显了,傅定泗不可能感觉不到。
  
      傅定泗和傅启政一起来到了Eddie医生的办公室。
  
      关上门之后,Eddie医生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对傅定泗说:“坐下来聊吧。”
  
      傅定泗走上前坐了下来。
  
      紧接着,傅启政和Eddie医生也一并跟了上来。
  
      Eddie医生坐在了傅定泗的对面。
  
      看着傅定泗严肃的表情,Eddie医生笑着说:“有什么问题,你直接问吧。”
  
      “难道不是你们告诉我,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傅定泗反问Eddie医生,“她来找过你?”
  
      Eddie医生答非所问:“你很聪明。”
  
      傅定泗很不喜欢这样的模棱两可的答案,他的态度很强硬:“找过还是没找过。”
  
      Eddie医生还是第一次跟这位对话,虽然已经对他的强势有所耳闻,但真正沟通的时候,Eddie医生还是不太习惯。
  
      和他比起来,之前那个……确实是太乖了啊。
  
      女人应该都喜欢强势一点儿的,难怪宁皎依前些年会对这位念念不忘。
  
      跟面前这位比起来,之前那个人实在是有些过于……木讷。
  
      相信任何女人在经历过这样的男人之后都很难再去对别的人心动。
  
      宁皎依在之前对他念念不忘,倒也是清理之中,不过现在……
  
      Eddie医生觉得,宁皎依的品位也挺独特的。
  
      Eddie医生见傅定泗等得不耐烦了,便笑着回答他的问题:“你猜得没错,她确实是来找过我。”
  
      傅定泗沉着一张脸,没有接话,等着Eddie医生继续往下说。
  
      Eddie医生倒是没有直接告诉傅定泗宁皎依具体跟他聊了什么,他只是眯起眼睛来盯着傅定泗观察了一会儿。
  
      看傅定泗的表情,就知道他约莫是猜到了结果——
  
      也是,如果猜不到结果,傅定泗也不可能来找他谈话。
  
      这个男人的情商很高,察言观色的能力也是一流的。
  
      “我想,对于你要问的事情,此刻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Eddie医生笑着跟出了这句话。
  
      他说完之后,傅定泗的面色更为阴沉了。
  
      他心里当然有答案,但是——
  
      “她问了你什么?”现在,他最关注的是这个问题。
  
      傅启政坐在傅定泗身边,清晰地感受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
  
      傅启政对此有些无奈,想劝傅定泗冷静一点儿,但是换位思考了一下同样的情况放在他身上,他肯定也是冷静不了的。
  
      于是,傅启政打消了这个念头。
  
      反正,傅定泗现在也还没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
  
      Eddie医生回忆了一下自己和宁皎依对话的内容,毫无保留地说给了傅定泗。
  
      “她来问我,副人格为什么来催眠,以及他在过来催眠的时候都说过什么话。”
  
      “关于他的这段记忆,你应该是有的,所以,具体说过什么话,就不需要我重复了吧。”
  
      Eddie医生说,“他和你一样,也很爱她。如果不是因为这份爱,他是不会消失的。其实我对催眠都没有什么把握,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傅定泗听到Eddie医生说那个人很爱宁皎依,眼底瞬间泛起了杀意。
  
      Eddie医生注意到了他的眼神,他无辜地耸了耸肩膀,“这是事实,我们都没办法否认。”
  
      “他不配。”傅定泗冷冷地吐出了三个字。
  
      简单明了的三个字,却足以听出来他对那个人格有多么地不屑。
  
      傅启政和Eddie医生都能听出来,他是真的瞧不起那个人。
  
      不过这种现象也不稀奇,毕竟是情敌,任谁都不会对自己的情敌笑脸相迎。
  
      只不过,傅定泗的这个情敌有点儿特别而已……
  
      “反正他人已经走了,配不配都没关系了。”Eddie医生给傅定泗提建议,“你现在要做的是让你的心上人再次爱上你,他都已经消失了,你计较他的事情做什么,又不会改变什么。”
  
      Eddie医生一句话一针见血地说中了要害。
  
      确实——
  
      他现在计较这些,根本没办法改变什么。
  
      道理他都懂,但谁又能真的做到完全不计较?
  
      **
  
      傅定泗跟傅启政在Eddie医生办公室呆了半个多小时。
  
      出来的时候,傅定泗的脸色依然是紧绷着的。
  
      傅启政停在傅定泗身边看了他一会儿,随后抬起手来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好好对皎皎,你们有感情基础在,找找感觉,说不定会好。”
  
      傅启政现在也不好说什么打击傅定泗的话,只能鼓励他了。
  
      不过这种鼓励的话听起来也是苍白无力的,像极了敷衍。
  
      傅定泗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察觉不到?
  
      傅定泗直接问傅启政:“她跟你说过了?”
  
      不算直接的问题,但傅启政一下子就听明白了傅定泗的意思。
  
      他怔忡片刻,随后对傅定泗解释说:“他们朝夕相处了半年多,说没有一点儿感情,怎么可能呢。”
  
      傅定泗轻笑了一声,“我和她曾经朝夕相处了两年多。”
  
      傅启政:“……”
  
      “你不知道,我多想弄死他。”想到之前那个人,傅定泗的眼神再次变得肃杀狠戾,“最可笑的是,我连弄死他的资格都没有。”
  
      傅启政想,他应该是跟那个傻小子相处得太久了,看到这张脸上露出如此狠绝的表情时,他是真的不太习惯。
  
      缓了好半天,傅启政才说:“他已经死了,以后你就只是你,好了,别想太多了,回去找皎皎吧,你出来太久,她该担心了。”
  
      听到宁皎依的名字之后,傅定泗的表情才略微缓和了一些。
  
      他轻“嗯”了一声,转身朝着病房的方向走了过去。
  
      傅启政略微顿了一下脚步,看着傅定泗的背影,抬起手掐了一把眉心。
  
      他醒过来了,接下来,他跟宁皎依又要怎么走?
  
      别说傅定泗了,他这个旁观者都有些头疼。
  
      **
  
      晚上是宁皎依单独在病房陪着傅定泗的。
  
      因为傅定泗已经醒了,所以阮湘玉和傅诚很放心地走了,把空间留给了他们小两口腻歪。
  
      傅启政和洛湘也没有多呆,跟阮湘玉和傅诚一块儿离开了。
  
      傅定泗不想被人打扰,直接把护工也辞退了。
  
      这样一来,病房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人离开后,傅定泗走到宁皎依面前,习惯性地将她搂到了怀里。
  
      “累不累?”他一只手替她整理着头发,温柔地询问着。
  
      宁皎依摇摇头,“还好,不是很累。”
  
      其实怎么可能不累,从她知道嘉陵和荣京的关系开始,几乎就没有好好休息过。
  
      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都很累,后来被荣京关起来,虽然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但提心吊胆地提防着那个变态,内耗也十分严重。
  
      再然后就是傅定泗出事儿,这一个多月里,她几乎每天都浑身酸痛,不上不下地提着一口气,还时不时地被愧疚和自责折磨着。
  
      现在傅定泗终于醒了,她也可以松一口气。
  
      “去冲个热水澡吧。”傅定泗低头在宁皎依额头上吻了一下,这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经常会有的互动。
  
      宁皎依没有躲避,轻轻点头之后,便拿了换洗的衣服去了淋浴间。
  
      宁皎依洗完澡之后,傅定泗也进去洗澡了。
  
      很快,他们两个人都洗完了澡。傅定泗的病床很宽敞,睡下两个人完全没有问题。
  
      洗完澡之后,宁皎依和傅定泗两个人躺在了床上。
  
      傅定泗刚躺下来就习惯性地把宁皎依搂在了怀里。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傅定泗贴在她耳边说,“以后我不会让你这么担心了。”
  
      “你说什么傻话。”傅定泗这么一说,宁皎依内心那股愧疚的感觉又涌上来了。
  
      这事儿哪里是她辛苦了。
  
      她再怎么样辛苦,受伤的人都不是她。
  
      伤口不在她身上,手术的人不是她,昏迷的人也不是她。
  
      她只是在享受他的牺牲和付出而已,根本谈不上什么辛苦。
  
      “皎皎,我爱你。”傅定泗低头去吻她的后颈。
  
      他的吻缠绵又虔诚,气息热烈。
  
      **
  
      将傅诚和阮湘玉送回到酒店之后,傅启政开车送洛湘回家。
  
      回去的路上,洛湘问傅启政:“你们今天找Eddie医生聊什么了?”
  
      提到这个事儿,傅启政头疼了一下。
  
      这个时候,正好停下来等红灯。
  
      傅启政腾出手来掐了一下眉心,对洛湘说:“定泗什么都知道。”
  
      洛湘愣了一下:“……你跟他说了?”
  
      除了这个可能性之外,洛湘想不到别的了。
  
      傅启政被洛湘的猜测弄得无语,果然,这个女人的脑回路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傅启政这边没回复,洛湘以为他是默认了,便忍不住批判他:“你搞什么啊,你这么一说,他们两个人岂不是要吵架了,我看他现在脾气有点儿大,万一跟皎皎吵起来——”
  
      “你觉得他跟你一样是傻子。”傅启政打断了洛湘的猜想。
  
      洛湘这个女人是真的很神奇。
  
      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次他觉得她的智商和情商有点儿进展的时候,她突然就会退化。
  
      “你才是傻子!你会不会好好说话啊!”洛湘一听傅启政这么说就炸毛了,一下子提高了声音。
  
      傅启政:“……”
  
      他沉默了几秒,这才开口:“他自己感觉得到。之前皎皎跟他在一起的状态,跟现在的状态,肯定不一样。”
  
      “他在这方面很聪明,我猜他刚醒来的时候就有感觉了。”说到这里,傅启政叹了一口气。
  
      傅启政这样一说,洛湘的表情便严肃了起来:“那他打算怎么办啊?”
  
      傅启政:“不清楚。”
  
      洛湘跟着叹息,“其实他们如果有感情基础的话,他认真对皎皎,皎皎也会再喜欢他的……反正他们本质上就是一个人啊。”
  
      “希望如此。”洛湘说的这种可能性,也是傅启政最想看到的结果。
  
      如果事情真的能按照这个走向发展,对所有人都好。
  
      傅定泗不需要因为宁皎依的变心难受,
  
      宁皎依也不需要因为爱而不得痛苦,
  
      他们两个人就此安稳在一起,和和美美过日子,挺好的。
  
      “应该会的吧,我看他挺会哄女人的啊。”洛湘回忆了一下傅定泗跟宁皎依互动的场景,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傅启政回头扫了一眼洛湘,眼底带了几分不悦。
  
      然而,洛湘根本没有发现这个,还在感叹:“你要是能跟他学着点儿,说不定当年你的心头好也不会跟人跑了。”
  
      洛湘故意翻起了旧账。
  
      傅启政哪里会听不出来洛湘在故意找茬,他没打算跟洛湘计较。
  
      这种时候,不理她就行了。
  
      **
  
      翌日一早,傅定泗便办理了出院手续。
  
      傅启政亲自腾出了时间来帮他们出院。
  
      傅诚那边已经安排了两天后的航班回名城,他们只需要在纽約呆两天的时间。
  
      傅定泗跟宁皎依回到了公寓,傅诚和阮湘玉两人没事儿干,打算在纽約逛逛。
  
      回公寓的路上,宁皎依的心情一直都很微妙。
  
      她发现自己潜意识里竟然在抗拒和傅定泗一起踏进那个地方。
  
      她甚至还会觉得,傅定泗强占了那个人的地方的。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宁皎依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可笑。
  
      她竟然还在为那个人鸣不平……
  
      宁皎依心情复杂,傅定泗也没有比她好到哪里去。
  
      只不过,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表现出来。
  
      踏入公寓之后,傅定泗将行李箱放下来,搂着宁皎依坐了下来。
  
      “午饭我们出去吃吧。”傅定泗征求宁皎依的意见:“想吃什么?”
  
      宁皎依仔细想了一会儿,发现自己根本没什么胃口。
  
      但是,看着傅定泗这样子,她也不忍心拒绝。
  
      于是,随口说:“去吃快餐吧,我突然很想吃汉堡和薯条,还有美式炸鸡。”
  
      “好,我陪你。”傅定泗答应得义无反顾。
  
      其实他根本不喜欢吃这种东西,在口味上,他跟副人格倒是很像的。
  
      对于快餐、零食还有甜食,他们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
  
      但傅定泗在宁皎依面前是没有什么原则的。
  
      尤其是在吃东西方面,基本上都是按照宁皎依的口味来的。
  
      之前宁皎依喜欢跟他恶作剧,他惹她不高兴的时候,她就会故意塞给他可乐喝。
  
      傅定泗虽然不爱喝,但是每次为了哄她开心,都会喝上两口。
  
      而宁皎依也不会太过分,她撒娇和生气都是见好就收的,从来不会蹬鼻子上脸。
  
      所以,他们两个人一路都很和谐。
  
      决定下来之后,傅定泗简单整理了一下行李,然后就带着宁皎依出门了。
  
      **
  
      在纽約的时间转瞬即逝,很快就到了回名城的日子。
  
      走的这天,傅启政和洛湘两个人亲自送他们到了机场。
  
      道别之后,傅定泗搂着宁皎依上了飞机。
  
      阮湘玉和傅诚临走的时候一直在跟傅启政和洛湘道谢,在这里这段时间,多亏了有他们两个人照顾。
  
      上飞机之后,阮湘玉和傅诚一并坐了下来,看着斜前方的傅定泗和宁皎依,阮湘玉长吁了一口气。
  
      她忍不住感叹道:“这事儿总算是过去了啊,他们两个人这回算是修成正果了。”
  
      傅诚也跟着阮湘玉看了过去。
  
      看过去的时候,傅定泗正在喂宁皎依吃饼干。
  
      他们两个人看着确实很恩爱。
  
      傅诚也松了一口气,“这样也好,以后晚辈的事情我们都别管了,儿孙自有儿孙福。”
  
      “哎……”
  
      听到傅诚说儿孙福,阮湘玉不由得就想起了宁皎依当年失去的那个孩子。
  
      一想到这事儿,她就后悔得不行。
  
      阮湘玉跟傅诚说:“当年那个孩子,真是可惜了,我那个时候怎么那么糊涂……”
  
      “要是那孩子在,现在估计都跟启政家初初差不多大了吧。”
  
      阮湘玉掐指算了一下孩子的年龄之后,更加遗憾了。
  
      傅诚和阮湘玉都到年纪了,他们身边的朋友基本上个个都有孙子或者外孙了,
  
      阮湘玉平时跟那些富太太一块儿逛街喝茶的时候,时常会听到她们提起自己的孙子外孙。
  
      说不羡慕是假的。到这个年龄,谁不想着家里人丁兴旺、热热闹闹?
  
      但是,宁皎依的身体情况,阮湘玉也是知道的。
  
      宁绥和之前有说过,宁皎依因为当年流产加上产后抑郁的关系,基本上没可能怀孕了。
  
      别说怀孕,她现在激素系统都是紊乱的。
  
      阮湘玉想到这个事儿还是觉得有些遗憾。
  
      倒不是她非想要让宁皎依给傅定泗生个孩子,
  
      他们傅家也不是那么迂腐的家庭,家里三个儿子,不用担心“传后”的问题。
  
      阮湘玉这么想,纯粹是替他们两个人担心。
  
      她能看出来,宁皎依对那个孩子也很在意。
  
      傅诚听到阮湘玉这么感叹,脸色也严肃了不少。
  
      当年宁皎依没有的那个孩子,想想是很遗憾。
  
      但是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
  
      傅诚拍了一下阮湘玉的肩膀,对她说:“先别想那么多。”
  
      阮湘玉说:“回去之后我去给她找个医生调理一下身体吧,之前老纪家老婆说认识一个很会调理的中医,她女儿之前老怀不上,找那医生调过之后就好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