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跑偏的修仙之路 > 第三十章 暗通款曲

第三十章 暗通款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月岚撑着头总是一副慵懒的样子斜倚在卧榻之上,她闭着眼享受着婢女喂来的一勺勺果酱。
      她眉头一皱,果然,又没符合心意。
      “难吃死了。”
      一句轻语,吓得榻下的厨夫一个哆嗦。
      “拖出去喂猪。”月岚随口说着,好似除了她,谁的命都不值钱。
      那厨夫还没开口求饶,就被强行拖了出去。一旁的婢女心有不忍,便好心提醒道:“圣女...那猪圈都满了。”
      话语一落,月追直接上前扇了她一个耳光,蛮横道:“圣女的命令你也敢质疑?”
      婢女哪里还能在意脸上的疼痛,她扑通惊跪在地,嘴里辩解着:“婢子瞧那猪圈的猪,吃人都吃吐了。”
      自先前那厨夫死后,近日来月岚不停招人给她制作果酱,谁知一个不如一个,最后都落到被拖去喂猪的下场,如今连带着她们吃的猪肉都一股子人味儿。
      “它吐它的,关你屁事。”月追回道。
      “猪不够了,就再养,猪圈不够,就再建。但话说错了,命可就没了。”月岚抬眼直视她,话语很轻,但就像一把即将钻入她心窝的刀子。
      一阵轻盈疾跑声救下了这名将死的婢女。进来的婢女有些轻喘,禀报道:“圣女,外头有名黑衣男子要见您。”
      月岚与月追交换了眼色,月追启唇道:“他来了。”
      月岚坐直了身体,将裙纱随意拨弄了几下,正好遮住了自己的双膝。
      步子沉重,步足缓慢,隐隐藏着一股王者之气。他身穿黑袍,斗篷上的罩帽将他半个脑袋都遮蔽其中,身侧一柄长剑躲在斗篷里,从整身装束来看,是怕人瞧见他的真面目。
      “公子远道而来,辛苦了。”月岚一抹笑意扬起,率先说道。
      即便入了大殿,他仍然没有将帽子摘下,无意瞥到她身侧一排的果酱,说道:“这么多年,圣姬的喜好依旧没变。”
      “不忘初心。”月岚含蓄一笑,但其中的意味却让人无法捉摸。
      黑袍男子环视一圈,瞧着殿内隔两个身位便站着一名婢女,他说道:“请圣姬屏退左右。”
      月岚微微讶异,在她看来,没人会不知死活的偷听或者传出去,但面前这位既如此在意,她便使了个眼色。
      黑袍男子见众人退去,而月追还笔直地站在月岚身侧,月岚捉到他的眼神,便说:“她是我的心腹。”
      黑袍男子鼻腔呼出一口气,再次重申:“请圣姬屏退左右。”
      月岚眉间皱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但还是对月追使了个眼神。
      月追听话离去,经过他时还用余光狠狠瞪了他一眼,并心生怨念:“圣女都将我当自己人,你是个什么东西。”
      待月追的身影彻底消失,月岚才说道:“这里仅你我二人了。”
      “昌焱要回城了。”黑袍男子开门见山道。
      月岚面部无任何反应,似听到了一句寻常话,“然后呢?”
      “只要杀了他,我就能拿到属于我的一切。”黑袍男子说这话时引得斗篷一颤一抖,显然有些激动。
      月岚的纤细手指在扶手上游离,声音并无起伏:“你...有些太心急了。”
      黑袍男子一怔,脸上大写了两个“什么”的字眼,他咬着牙:“你们许诺过我,只要与你们合作,杀了昌焱,便会给我我想要的。”
      “我要的...是他的活人。”月岚的眼神骤然变得凌厉。
      “活人?”黑袍男子眉心一弓,不知她打的什么主意,在他看来,若要成事,那帮人都得死。
      “而且...我和辛白,可不是什么‘我们’。”月岚纠正他。
      黑袍男子沉默片刻,暂不计较这些,又说道:“夜叉双麟甲认了昌焱做主人,他现在有盔甲和一柄天工神铁铸的剑护身。”
      他说这些,无非是想告知她虽昌焱年少,也不懂驾驭,但法宝护主,可不会那么轻易就抓到活人。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知道?”黑袍男子困惑,又问:“你既知道,为何不早点出手?”
      月岚眉眼一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黑袍男子盯着她的眼神,那眸子本明亮,但眼底似藏着一个深不可测的黑色深渊,他忽然一惊,恍然道:“你想放长线钓大鱼?”
      月岚垂眸不语,不否认也不承认,他紧接着问道:“我,是不是也是你鱼塘里的一条鱼?”
      “那就得看公子是想做渔夫,鱼饵,还是,任人宰割的鱼。”月岚直言,直接给了他选择。
      黑袍男子也知识时务者为俊杰,现下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便问:“那如今该当如何?”
      “你看好你的地盘,其余的交给辛白操纵。”
      “那你呢?”
      月岚看着他,现出一脸懵懂像,“坐收渔利啊。”
      “你...这话也太直接了吧?”黑袍男子虽对她目中无人的性子习以为常,但这话毫无避讳,像是吃准了他。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月岚漫不经心道。
      黑袍男子冷笑一声:“也是。”
      月岚略有节奏地敲打着扶手,突然想起了梦里的那个少年,便问:“那个昌焱,性格如何?”
      “年少,沉不住气,有些小聪明,能成事,也能坏事。”黑袍男子想也没想直接脱口道,那样子像是和昌焱深交已久。
      忽然一阵脚步打断了二人的谈话,月岚只需一辩,便知来人是月追。
      “主人,大公子来了。”
      黑袍男子一怔,急忙看向月岚。
      月岚的眼神一闪,说道:“改日再谈。”语毕便示意月追带他从偏门出去。
      月岚见他一走,起了身慢慢走到门口,等待来人的现身,一向清冷的她眼里却有了小小的期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