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朕就是亡国之君 > 第七十章 位极人臣,封无可封

第七十章 位极人臣,封无可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征南将军陈懋的意见主要有两个。
  第一个就是首当其冲的矿坑,银矿的监管上,是不是可以取消盗矿者死刑?对民间采矿之事做出规范,减少官矿坑的定额等等。
  化解矿工的怨恨。
  第二个建议,就是严办福建布政使宋新,他庇佑士绅,为官不仁,治下无方,因为兵祸是否可以免掉闽南诸郡,税赋劳役三年,以安民心。
  安定农民的惶恐。
  朱祁钰认真想了很久之后,对着兴安说道:“你去唤来户部尚书金濂,朕有事问他。”
  金濂正在忙着清点牛肉,反正一觉醒来,就又是一次大胜,城里的牛肉都快用完了。
  大明皇帝八百里分麾下炙的想法,只能用更便宜点的牛肉和鸡肉来推动了。
  他接到了宣见的旨意,就放下了手头的事,前往了郕王府。
  “金尚书,这是宁阳侯陈懋的奏疏。”朱祁钰将陈懋的奏疏递给了金濂,让金濂拿拿主意。
  “朕未曾到过福建,也不曾深入了解过叶宗留和邓茂七,更不知道为何福建到了民怨滔天的地步,宁阳侯陈懋的这两条意见,到底能不能安抚福建,乃至江南诸省百姓之怨气。”
  金濂认真看了半天,他带着兵去的福建,并且在福建数月,多问问没什么坏处。
  一场规模不亚于黄巢起义的大动荡,朱祁钰不得不认真对待。
  金濂看了半天,俯首说道:“臣以为宁阳侯的想法,是极为妥帖的。”
  “这就够了吗?”朱祁钰愣愣的说道:“就只是取消盗矿者死,设置监理查验矿坑,查出布政使宋新,整治冬牲,免赋三年,就够了吗?”
  “这还不够吗?”金濂有些疑惑的说道:“陛下,百姓求的本就不多。”
  朱祁钰依旧有些迷茫的问道:“求得不多,怎么闹出这么大的乱子?这是一县一府一省之事吗?”
  “波及福建、广州、江西、浙江数省之地的乱子,百万人影从,就做这些就足以平民愤了吗?”
  金濂愣了很久才低声说道:“百姓们要的只是一口饭而已。”
  朱祁钰呆滞了良久,心中五味陈杂,才重重的点头说道:“朕知道了。”
  他看着陈懋的奏疏说道:“你对宁阳侯陈懋怎么看?”
  “他在正统年间,被罢了爵,是因为穷奢极侈、声伎满堂,乾没钜万,杀良冒功。”
  陈懋的宁阳侯并非世袭,而是他在靖难之役中,凭借战功打出的宁阳伯封赏,而后靠着五次跟随明太宗皇帝北伐,奋勇杀敌,得封宁阳侯。
  这是现在大明朝唯一一个靖难老将了,而后朱高煦造反,他又挂印出征,平定朱高煦造反。
  常年佩征西将军印,镇守宁夏,任宁夏总兵官,威名镇漠北。
  陈懋唯一的污点,就是乾没钜万,十分的贪财的同时,杀良冒功,被参赞侍郎抓到了把柄弹劾,最终被罢爵,但是很快,就恢复了爵位回京听调。
  大概是打了一辈子仗,就不能享受享受了吗?
  随着叶宗留和邓茂七越闹越大,七十岁高龄,再挂征南将军印,前往福建平叛。
  七十岁在古代什么概念?那是人瑞。
  金濂赶忙俯首说道:“陛下,臣与宁阳侯鏖战与闽地,生死相依,抵背杀敌,臣说什么,都有袒护结党之嫌。”
  朱祁钰看着金濂就是不想说的样子,就是感慨,这做了皇帝,大约都是如此,听不到什么真话,所有的话都需要他自己去判断。
  “那朕与于老师父、石总兵、广宁伯也是血战与德胜门外,那他们犯了错误,朕也不能怪罪他们了吗?”朱祁钰十分严肃的说道:“朕想听听你的想法而已。”
  金濂还是为难,看着朱祁镇一再坚持,只好叹了口气说道:“陛下,若是宁阳侯陈懋从福建凯旋,陛下应以和封赏,奖励其征南之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