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路明非挑战FGO > 19、弹丸论破

19、弹丸论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路明非:“普雷拉蒂不会为了撒谎而撒谎,那个屑女人撒谎的目的,是为了享受我苦恼的表情,因此排除‘找乐子’的谎言之外,普雷拉蒂提供的所有情报都是真的!”
  
  路子航点头:“吐过情报是假的,那个苍蝇女就没乐子了。”
  
  路多克一拍手:“就是这样!”
  
  路香大手一挥,在思维殿堂里拖出来了一个黑板。
  
  “既然魔术师们很单纯,不会做无用功,那么所有行动就都是有意义,有属于他们思维回路里的‘正常逻辑’的,那我们就将普雷拉蒂告诉我们的,迄今为止这个特异点里发生的事情全部列出来。
  
  从中找出普雷拉蒂做的事情,然后逐一分析这其中的行为逻辑,搞清楚她‘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路明非打了个响指,在思维殿堂里顿时出现了配合这次思维风暴的音乐,用的是《danganronpa》。
  
  这首音乐诡异而响亮,有种深处迷雾之中,但却不断的向着真相前进的感觉。
  
  一切的起点是哪里?
  
  最初的事件,是上个月的时候,围绕着1431年圣女贞德的火刑而发生的各种事情。
  
  也是一切的开端。
  
  但这个事件本身是被记录在正确的历史里面的,因此这件事本身并非是异常,而是正常。
  
  异常是因为这件事引发的后续事件。
  
  其中普雷拉蒂的行动是——
  
  与法国元帅吉尔斯一起,为了寻找贞德被关押的地点,到处攻打领土。
  
  在这过程中普雷拉蒂将教会推出来与‘真圣女’贞德对抗的‘假圣女’们解决了。
  
  而后便是贞德的死亡确认。
  
  在这之后,普雷拉蒂的行动是,试图复活贞德。
  
  接着,七个假圣女们反转而成的魔女出现了。
  
  而后,嫉妒的魔女袭击了栋雷米,普雷拉蒂在这里用幻术制造出噩梦,将嫉妒魔女进行捕捉。
  
  在这之后,在这嫉妒魔女的噩梦中,不断往复的诡异轮回出现了。
  
  轮回内容大致如下:
  
  最初出现1号珍妮特
  
  1号珍妮特被怪物追杀,1号珍妮特向被拉入噩梦的居民们求救,有的人开门了,有的人拒绝了。
  
  1号珍妮特的结局应该是与开门的人一起死在了怪物的爪子下。
  
  紧接着,随着1号珍妮特的‘尸体’被普雷拉蒂回收到诊所,2号珍妮特出现了。
  
  2号珍妮特基本与1号珍妮特的遭遇一样,但在这过程中,她多少多活了一些时间,而这诡异的状况,让居民们开始对珍妮特形成恐惧,恐惧进一步变成恶意。
  
  如此重复死亡多次之后,珍妮特开始从最初的麻木人偶,渐渐地开始学会了一些感情,她懂得了恐惧,懂得了害怕。
  
  终于,有一名珍妮特活过了最初的最杀。
  
  路香书写黑板的动作顿了顿,她说道:“一下部分是我的猜想,但可信度应该超过九成。”
  
  不断逃跑的珍妮特会逃向哪里?
  
  自然是她们本能抱有好感的普雷拉蒂的诊所。
  
  普雷拉蒂哪里有大量的武器,一名珍妮特在求救无果之后,击败了怪物。
  
  这样的珍妮特,会成为“让娜”。
  
  ——“证据就是,珍妮特曾经说过奇怪的话,说自己‘现在是珍妮特’。”
  
  然后第二天,新的珍妮特会再度出现,只不过这次的珍妮特会有让娜陪同保护
  
  ——“证据就是,有些居民们反应,时常会看到两个一大一小长相酷似的女孩一起出现。”
  
  活着来到了诊所之后,轮回就跟闯关游戏一般,会进入下一个阶段,那就是让娜拿着武器,带着珍妮特,去挑战沙利叶。
  
  失败的结果不是死亡,而是会被夺走部分器官,具体表现就是龙化病的侵蚀。
  
  ——“证据就是,普雷拉蒂的证词与诊所里的惨状。”
  
  失败之后,让娜直到被彻底侵蚀不能动之前,都会带着珍妮特,继续下一次的轮回。
  
  而珍妮特会跟着让娜,与让娜一起学习,当让娜彻底无法行动之后,独自一人的珍妮特要是能活着撑过第一关,来到诊所拿到武器之后,就会成为下一个‘让娜’,然后带着下一个珍妮特,开始新一轮的轮回。
  
  这就是轮回内容的全部了。
  
  如此不断积累的结果,便是一代代的让娜越来越强。
  
  不过这个轮回次数应该没有许多......或者说,还没轮回几次,路明非就来了。
  
  因此路明非遇到的六号珍妮特依旧心思非常单纯,没有被不断轮回往复的恶意积累弄得癫狂,她的上一个让娜应该刚刚彻底被龙化诅咒侵蚀,失去了行动能力。
  
  得益于轮回才刚开始没多久,因此过程还没变得复杂话,如此理清楚倒是非常简单。
  
  在这个轮回的过程中,普雷拉蒂所做的事情有什么?
  
  路明非想了想:“编剧本?虽然现在还不清楚这个剧本有什么魔术仪式上的逻辑存在。”
  
  然后,四个路明非一齐陷入了思索。
  
  四核运算,思考普雷拉蒂还做了什么——
  
  ——【难度:25】——
  
  ——【路明非的‘灵感’:1D100=36】——
  
  路明非猛地一拍手,伴随着灵感如火花般闪烁,他想起来了。
  
  在路明非担心珍妮特身上的令咒的问题而询问普雷拉蒂的时候,普雷拉蒂有过奇怪的举动。
  
  路明非以为普雷拉蒂是召唤英灵,但普雷拉蒂却根本不知道令咒的事情,而是说自己的目的是......召唤天使!
  
  在这个神秘的轮回仪式中,路明非的身份是‘天使’。
  
  新增的线索让路明非为之以振。
  
  看了看列出来的普雷拉蒂的行动表,在这其中能够进入下一阶段思考的问题,果然就是这个“普雷拉蒂为什么要召唤天使”了!
  
  普雷拉蒂是炼金术师,是魔术师,这样的他不可能做无用功,这件事本身肯定是有目的的!
  
  这个目的,或许就是普雷拉蒂行动逻辑(“为什么这么做?”)的一环,只要弄清楚其中一环,全图的真相或许也能推理出来!
  
  思考吧,思考吧,思考吧!
  
  还有没有什么线索?有没有什么能解释这个的线索?
  
  路子航面无表情,路明非与路多克陷入了沉思。
  
  但路香却猛地张大了眼睛,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我们......不是短篇小说的主角,是长篇小说的主角!”
  
  路明非有些呆滞:“怎么又开始谜语人了?”
  
  路多克却一拍桌子,他想到了:“能够当线索的呃东西,不应该是我们进入特异点里之后发生的事情,在此之前也有线索!不是短篇,是长篇!”
  
  路明非立刻开始回想。
  
  在进入特异点之前,有发生什么与特异点里的事情,能扯上联系的事件吗?
  
  ——当然有!
  
  那就是苏恩曦的补习课!
  
  苏恩曦补习的内容有什么?对了,是圣女贞德,她介绍了许多关于圣女贞德的事情,包括她的成就、历史地位、如何被污蔑,又在什么时候平反。
  
  苏恩曦还提到过,圣女贞德正式被称呼为圣女贞德,是因为在1920年被教宗本笃十五世追封为圣人,正式的圣女贞德的名号,是在1920年才被确认的......
  
  “也就是说,所谓的圣女啊、圣人啊,这种名号都是教会册封的名誉头衔......等一下。”
  
  路明非挠了挠头。
  
  “这么一说的话,这个时代的真假圣女有如何谈起?按照教会的逻辑,贞德没被册封所以不是圣女,那些现在反转成魔女的家伙才是算有官方认证的圣女吧?”
  
  “但客观来看,贞德才是贞德圣女。”路香说。
  
  “为什么。”路明非自言自语的问。
  
  路多克立刻做出了回答:“很简单!因为贞德听到了神谕,因为贞德......在这个栋雷米,遇到了天使!这件事让她无论有没有被承认,甚至哪怕她自己不怎么认为,她也是真正的圣女!”
  
  所有路明非再度一齐捂住了脑袋。
  
  他们觉得很接近了,一切都很接近了,对于搞清楚普雷拉蒂想要做什么这件事情,真的已经很接近了!
  
  蛋壳上好似布满了裂痕,就差一点里面蕴藏的真相,就会破壳而出。
  
  ——【难度:1D50+50=88】——
  
  ——【路明非的‘灵感’:1D100=88】——
  
  “——想起来了!”
  
  除了面无表情的路子航,所有路明非一起捶桌站了起来!
  
  “正常人的逻辑无法套在魔术师身上,但魔术师的逻辑却非常单纯!远没有正常人复杂,所以我们现在应该模拟的,是魔术师的思维回路!”
  
  说做就做,在思维殿堂里,新的路明非再度出现,那就是——路玛丽!
  
  模拟奥尔加玛丽,模拟那个施展了诸多魔术,在路明非最熟悉的人里,看起来最想是魔术师的少女。
  
  路玛丽立刻给出了线索。
  
  那就是——
  
  “还记得雅典娜当初的所作所为么?”
  
  “当初,雅典娜为了保护迦勒底,临场编织了一个用来对抗人理之火的《普罗米修斯秘笈》,为了让这个仪式的成立,雅典娜做了什么?”
  
  “那就是......凑齐‘素材’,从而证明自己手里的黏土板是蕴含着普罗米修斯力量的《普罗米修斯秘笈》!”
  
  路明非们恍然大悟。
  
  “普雷拉蒂的行动也是在凑素材!她让珍妮特召唤出天使,是为了从神秘学的角度上......再现‘贞德在栋雷米遇到了天使于是成为了客观的圣女’这个事实!”
  
  与雅典娜当初的行为做对照。
  
  也就是说——
  
  “普雷拉蒂,想要证明珍妮特在魔术构成的概念上,就是圣女贞德!”
  
  串联起来。
  
  线索们开始串联起来了。
  
  路明非重新睁开眼睛,看着手里的《忒修斯之船》,想到了里面那个关于B先生是不是A先生,在与A先生关系亲近程度不同的人看来,会有不同答案的问题。
  
  之所以会有不同的答案,是因为不同的人思维回路不一样。
  
  就如同普通人与魔术师的思维回路不一样一般。
  
  然后,线索开始链接。
  
  ——在确认了圣女贞德死亡之后,普雷拉蒂后续的行动内容是什么
  
  答:复活贞德
  
  对!
  
  复活贞德!
  
  这才是一切的起源,甚至后面的嫉妒魔女,都是被普雷拉蒂卷入这个计划里来的素材罢了!
  
  那么问题来了,正常的普通人想要复活贞德,会做什么事情?
  
  正常人的思维逻辑,应该是找到起死回生的秘钥,寻找起死回生的秘术,又或者下冥府去捞灵魂什么的。
  
  但普雷拉蒂是正常人么?
  
  魔术师是正常人么?
  
  以《忒修斯之船》为参考。
  
  魔术师们不会考虑复活A先生。
  
  魔术师们会费尽心思的去证明B先生是A先生!
  
  证明的方法,自然也就是从魔术仪式的角度!
  
  普雷拉蒂,在试图证明‘赝作’的贞德,是‘真正’的贞德!并发自内心的认为,只要完成了证明,那么赝作的贞德就是被复活的真正的贞德!
  
  一切全都豁然开朗!
  
  为什么用如此内诡异的轮回仪式,可以证明贞德的赝作‘珍妮特’是贞德?
  
  这重要吗?
  
  不重要!
  
  直接无视就可以了!
  
  因为路明非是差生!路明非完全搞不懂魔术师们“怎么做(Howdunit)”的,所以他只需要知道对方“为什么做(Whydunit)”!
  
  对!
  
  就如同《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故事里的主人公菜月昴一般。
  
  那个故事里的菜月昴,作为一个神秘学文化水平不过过关,根本无法理解使用各种神秘力量的存在为什么能做到各种匪夷所思事情的人,他通关故事中轮回的方法,不是调查那些“怎么做(Howdunit)”的,而是在不断的死亡轮回中,调查清楚案件中的关键角色“为什么做(whydunit)”。
  
  现在全部都理清楚了。
  
  路明非兴奋的将自己不追求事件的过程,而是追求事件发生的逻辑角度,所的出来的推理结果,告诉了妲丽安。
  
  妲丽安似乎对路明非稍微有些刮目相看了。
  
  “不错嘛,差生,虽然我看你刚刚不断切回语自言自语的模样很恶心,但你的确答对了,顺带一提,普雷拉蒂从我这得到的知识,就是‘召唤天使的方法’......唔,虽然基础其实是英灵召唤术,不过修改修改,与英灵中跟天使有联系的英灵连接,其实结果都差不多——
  
  ——不过,差生,让我问你最后,也是你迈出下一步的最后一个关键问题吧。”
  
  妲丽安嘴角浮现微笑。
  
  “被放逐的外神、魔王普雷拉蒂,她拯救世界的方法,是什么?”
  
  普雷拉蒂拯救世界的方法?
  
  这个问题要反过来思考。
  
  导致这个特异点成型的异变是什么?
  
  答案自然是魔女们的出现。
  
  即使历史没有被扭曲,普雷拉蒂也会尝试复活贞德,因此普雷拉蒂复活贞德的行动并非异变,而是‘正确的历史’。
  
  也就是说,普雷拉蒂想要拯救世界,就必须修复这个特异点,想要修复这个特异点,就必须处理这个法兰西特异点里的变异。
  
  想要处理这个法兰西特异点里的变异,那就必须解决魔女们的问题。
  
  普雷拉蒂如何处理魔女?
  
  她又对魔女们做了什么?
  
  这就要联系到魔女被魔王抓来当复活贞德的素材的时候,到底在魔王‘复活’贞德的仪式里,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答案是——珍妮特
  
  珍妮特与让娜的轮回。
  
  然后,珍妮特与让娜的最终结局,都是回归到嫉妒魔女体内。
  
  是的。
  
  全都是嫉妒魔女,BOSS是嫉妒魔女,让娜是嫉妒魔女,珍妮特也是嫉妒魔女,扰乱时空的魔女,在魔物手中不过是享乐的玩物罢了,就连拯救世界这件事本身,也是为了避免没地方给自己找乐子。
  
  有线索吗?
  
  当然有。
  
  正如妲丽安所说,普雷拉蒂为了看路明非纠结苦恼的模样找乐子,她不会针对性的撒欺瞒性质的谎言,甚至是故意各种线索直接扔到了路明非脸上。
  
  目的就是为了享受路明非明明答案就在脸上,但却浑然不觉,由此她从中感到愉悦。
  
  但现在路明非已经清楚了——
  
  “妲丽安,你说的的确没错,我根本不用往复杂的方面思考,答案就在《忒休斯之船》的表面上。”
  
  对。
  
  《忒休斯之船》的提示,还存在着能够解答普雷拉蒂的行动内容、珍妮特与让娜与嫉妒魔女的关系方面。
  
  还记得之前路明非愤怒冲普雷拉蒂开枪的时候,普雷拉蒂如何用幻术复写现实,如何解释自己的幻术所能做到的事情的吗?
  
  “普雷拉蒂的幻术,无法做到凭空制造出东西的空想具现化,只能做到‘将一件东西替换成另一件东西’。”
  
  “所以珍妮特是嫉妒魔女,让娜是嫉妒魔女,这段话对魔术师的思维回路而言是真话,但对普通人的思维回路而言是谎言。”
  
  “对我而言!珍妮特并不是嫉妒魔女!”
  
  路明非提高了音量,吸引了旁边正在看一本《圣骑士传说》的七号的目光。
  
  “就如同不断被替换的《忒修斯之船》一般,珍妮特——就是普雷拉蒂通过幻术,不断地从嫉妒魔女身上拆下来的‘零件’,珍妮特最后的消失并不是消失,而不是变成了嫉妒魔女,而是普雷拉蒂在通过这种方式,不断的将构成嫉妒魔女的零件们......替换为构成‘贞德’的零件!”
  
  “YES!”
  
  妲丽安抬高了音量,声音更加尖锐了,甚至还大力的不断张合书本,似乎是在“鼓掌”。
  
  “正解!作为外行人的差生来说,能想到这一步很棒!没错,普雷拉蒂虽然在过程中制造了无数疯狂与悲剧享乐,但她行动的最终结果,的的确确的是在解决存在于这个特异点里的异变!”
  
  通过完全错误的、甚至是邪恶的、恶意制造悲剧的手段,达成了正确的结果。
  
  实在是......很有魔术师的风格手段。
  
  总觉得在迦勒底里似乎见到过许多类似的事情了。
  
  “最后补充一点吧神秘学的小知识吧,像通过这种手段制造出来的‘概念上是贞德的人’,应该叫叫【贞德·Alter】”
  
  “阿露塔(Alter)?”
  
  路明非用有些不标准的怪异口音念了一遍。
  
  翻译机器里似乎没有专门的最合适的意义词。
  
  妲丽安自然不会继续纠结命名的问题。
  
  而是询问:“在这之后呢?你现在已经搞清楚了真相,虽然是对真正的魔术师而言,甚至不算开卷考试,而是直接将答案写在脸上......”
  
  妲丽安顿了顿:“......不过,真正的魔术师估计也不会想着拯救女孩,而是直接参与到实验里去吧。那么问题来了”
  
  妲丽安收敛起脸上的笑容:
  
  “在知道了这一切之后,你要怎么救她?”
  
  怎么救?
  
  路明非看向了妲丽安的身边,许久未出现了的,脸上一副上门推销员似的谄媚笑容的小魔鬼。
  
  小魔鬼跟妲丽安都是一身黑加上东方人的五官,这样站一起看上去居然更像是兄妹什么的......
  
  路明非摇了摇头。
  
  将怪异的想法抛出脑外。
  
  他在心中说:“小魔鬼。”
  
  “我在呐,亲~”小魔鬼故意用特别浮夸的口吻说。
  
  路明非深呼吸。
  
  “......十四次交易的机会,我要用第一次。”
  
  ——tobecontinued!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