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路明非挑战FGO > 19、弹丸论破

19、弹丸论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副标题:君王尼德霍格二世事件簿(个人建议翻回去,将这段剧情从头到尾一齐看一遍)
  
  路明非在思考一个问题。
  
  自己与珍妮特非亲非故,碰面时间也不过短短几个小时,所谓的好感更是珍妮特对自己单方面的——那么为什么自己会想要救她呢?
  
  头部隐约间传来剧痛。
  
  仿佛错觉般的,路明非的视野里,出现了另外三个‘自己’。
  
  白色头发,一脸仙气,黑眼圈尤为严重,仿佛随时可能猝死的‘路多克’。
  
  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好似无时无刻不在打磨自己,等待出鞘时刻的武士刀般的‘路子航’。
  
  橘红色长发,作沉思状,身上的JK水手服无风自动,超短裙下是白色安全裤的‘路香’。
  
  不对。
  
  这不是错觉,是路明非过度使用模拟身边的人的思考方式,所达到的某种近乎副作用的极限。
  
  路明非自诩是最顶级的即时战略游戏玩家,他能够在这类游戏中与超级AI大战三百回合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他擅长多线程思考,擅长同时关注、推理、判断复数的战线状况。
  
  这是种类似‘将思考能力切割开来’的能力。
  
  仔细想想,路明非自己压根就不是正常人,他的异常血脉毋庸置疑,只是衰小孩太衰了,以至于总是看不起自己,哪怕游戏领域的天赋如何夸张离谱,也觉得自己就是个‘臭打游戏的’。
  
  此时,面对路明非思考的:我为什么要救珍妮特——这个问题,给出答案的是路子航。
  
  “因为傲慢。”
  
  “傲慢?”路明非自言自语,与心中的另一个自己。
  
  “对”路子航面无表情的说,“与小魔鬼确定了交易条约的内容之后,你其实已经意识到了,按照罗曼的说法,特异点一共有7个,而你却足足有十四次开挂的机会。”
  
  路多克也开口:“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你会在心里觉得,自己每个特异点除了一次‘解决特异点’的开挂机会之外,还都会有一次‘挽回悲剧’力量,考虑到最后的结果,只要你在七个特异点中的某一个只使用1次交易,最终交易次数停在13次的时候,你自己也会安然无恙。”
  
  “......所以你才会想要救那个女孩”
  
  路香微笑着。或许是因为路明非觉得自己完全看不透立香的缘故,路香的谈吐与路明非本人差距最大。
  
  “因为你至今依旧这那个在初中校运会的操场上,看着班里选出来的健儿们为班级争夺荣耀,被簇拥被称赞,觉得那就是‘英雄’你至今依旧是那个羡慕的、渴望成为某些人英雄的中二少年。”
  
  拯救他人的理由?
  
  ‘想要救人’便足够了。
  
  为了利益而去救人的可不算英雄,更何况,按照套路来说,路明非成功之后也不会一无所获,至少能得到‘老婆’一个不是?
  
  过于计较得失,过于想要证明自己不是中二病,过于想要证明自以为是的成熟的人,不过是高二病罢了。
  
  路明非在心中已经做好了与小魔鬼进行一次交易,来挽回珍妮特的悲剧的决心。
  
  但这里又出现了一个问题。
  
  小魔鬼自从与路明非签订正式合约之后,对路明非的提示与所谓的‘试用期’福利就基本没出现过了,显然,小魔鬼自己也在期待着路明非找自己开挂。
  
  但达芬奇说过,小魔鬼这货很狡猾,他嘴上说“没完成要求的话就不算交易完成”,可这话反过来又是什么意思?
  
  一旦交易的内容确定,但具体要他做的事情不清楚的话,他的也可能在过程中突然停止,然后对路明非说“后续服务请用下一次交易支付”。
  
  路明非虽然想当英雄,但也是惜命的人。
  
  所以,就算决定了要跟小魔鬼交易,交易的内容文书也要理清楚——也就是说,必须搞清楚珍妮特身上悲剧的一切缘由真相,然后再得出“打出happyend需要的一切条件”,再让小魔鬼去实现这一切条件。
  
  必须要调查。
  
  但普雷拉蒂的话路明非一个字都不愿相信。
  
  “那个屑女人......”路明非咬牙切齿。
  
  其他的并列意识们无言的表示肯定。
  
  怀里的七号珍妮特自始至终都一言不发。
  
  她就像是个只会被动行事的人偶,路明非不与她对话,她就一言不发,就算询问各种问题,她几乎全都回答不知道。
  
  被怪物追杀的理由?不知道。
  
  为什么要‘演戏’?不知道。
  
  与普雷拉蒂是什么关系?不知道,但觉得她是重要的人。
  
  谜团太多了
  
  线索似乎也很多,但路明非不敢相信普雷拉蒂的话,因此众多的线索表层上似乎覆盖着一层灰雾。
  
  最大的问题莫过于......无论如何模拟身边聪明的人,路明非本人的神秘学知识还是不够。
  
  倒不是说路明非不努力,而是这些知识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没个十几年从小到大的学习真不够用,冬木战役之后路明非恶补的神秘学知识都是与亚瑟王有关系的,现在也派不上用场。
  
  需要神秘学知识丰厚,并能帮他理一理的人。
  
  妲丽安。
  
  这名字莫名的有些不像是人,而像是大户人家养的宠物猫。
  
  这个妲丽安会是会是能帮助自己的人么?
  
  按照五号珍妮特消失前的指引,路明非带着人偶一般的七号,来到了自己最初登场的教堂。
  
  之前损坏的痕迹消失的无影无踪,教堂崭新色彩令人在视觉上觉得莫名不快。
  
  路明非进入教堂呢。
  
  他以为自己要费一番功夫,结果没想到,没往里面走多久,就在忏悔室里发现了并没有刻意隐藏起来的通往地下的通道。
  
  路明非顺着螺旋状的通道一路向下,体感上大概是来到了约地下十米的地方,眼前的风景便豁然开朗。
  
  魔术的光球用淡黄色的柔光照亮了整个地下。
  
  这里如柱状的堆积着许多书籍,书籍的种类五花八门,从羊皮卷到泥土般什么的应有尽有,乍一看不像是藏书处,而像是
  
  像是想藏身于数以万计的书堆之中,一个纤细身影蜷缩其中。
  
  原来是位年轻少女。
  
  少女坐在扶手椅上,一本书摊在膝上。
  
  在与废嘘相去不远的教堂阴暗地下室中,她正在阅读。
  
  她就是妲丽安吗?
  
  路明非下意识的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打招呼话脱口而出之后,莫名的变成了这样奇怪的话:
  
  “你在看什么?”
  
  作为打招呼而言这个套近乎似的台词只能说勉强合格。
  
  妲丽安似乎并不在意,明明是幼小的童女身姿,开口之后的声音却有些怪异的嘶哑,如同在密林深处烹制魔药的老巫婆。
  
  “《螺湮城教本》,记录被放逐的旧神过往秘闻的中国古代夏朝的远古魔道书,马可波罗将它从中国带到欧洲之后,听说这东西在普雷拉蒂的手中,便在来这之后,顺便用她需要的知识与她交换来了阅读的机会。”
  
  妲丽安操着口流利的汉语。
  
  虽然遣词造句有些古朴,但路明非的翻译机器翻译起来非简单易懂。
  
  这么一说的话,她的模样看上去的确具备明显的东方人的特征。
  
  就是这发言内容让路明非有那么点不知如何接话。
  
  路明非只能有些笨拙的问:“你又是什么人?”
  
  “不是人。”
  
  “?什么?”
  
  “吾乃天,壶中天。”
  
  路明非:“???”
  
  路明非茫然的目光似乎反而然妲丽安赶到了意外。
  
  “你没听懂我的话么?”
  
  “啥?我应该听得懂吗?”路明非迷惑,
  
  “......壶中天,是《后汉书》中记载的故事,我是想用这种方式告诉你那看妖婆的眼睛,你可以当我是‘壶中仙’一般的存在。”
  
  “......有什么意义吗?”
  
  妲丽安叹了口气,合上了手里的《螺湮城教本》。
  
  “我都这样暗示了,你还听不懂吗?‘差生’。”
  
  路明非一时语塞。这是自己最近第几次被人吐槽文化知识水平不过关了?
  
  妲丽安无奈道:“我看你是东方人的模样,就想通过这种方式与你拉近关系。”
  
  “哦!”路明非可算是恍然大悟了,“老乡啊!你搁这跟我套近乎啊?”
  
  妲丽安彻底无语了。
  
  路明非连忙竖起大拇指,试图稍微挽回一点自己在对方心中的评价:“高!实在是高!文化人呐!”
  
  妲丽安叹了口气:“迦勒底怎么派来的穿越时间的守护者怎么是你这样的差生?”
  
  “呃......你怎么知道我是迦勒底的人?还是穿越时间来的?”
  
  “你身上制服的徽章,是阿尼姆斯菲亚家族迦勒底天文台的勋章,阿尼姆斯菲亚家族的传承是守护人类史,而人类史是由过去现在未来三部分构成的,能够对人类史造成威胁的灾害自然也是时间规模的异变,迦勒底的人出现在这里,自然说明现在发生在法兰西土地上的异变,并非是‘历史中的事件’,而是错误的异常。”
  
  路明非听这位......中国来的‘壶中仙’小姐妲丽安说的头头是道,而且态度好像挺友善的,稍微有些高兴。
  
  他现在身边缺少的,具备丰富神秘学知识的小伙伴,这不就冒出来了吗?
  
  “既然如此......请帮我解决异变!小仙女!”
  
  “......我是看客,不打算特意帮助谁解决问题,不过,说道解决这次异变,我已经伸出了援手,并且我觉得已经足够了。”
  
  “援手?”路明非愣了下,“我才与你刚见面,您帮了我什么?”
  
  “......你果然是差生。”
  
  “?”
  
  “普雷拉蒂没说过么?她跟你是一边的,她与迦勒底的立场一致,她会保护这个世界,而我已经将她保护世界所需要的知识,以这本《螺湮城教本》的阅览作为条件,交付给她了。”
  
  妲丽安的目光落到了路明非怀里的珍妮特身上。
  
  “直到现在,她也在为了拯救这个世界而努力,那女人虽然是如苍蝇般令人作恶的存在,他的存在也无时无刻不在向一切散发着恶意,以他人的悲剧为自己取乐,但对她而言,世界是取乐的重要场所,她自然不会放任不管。
  
  而拯救世界的方法么......当我被吸引到这个村庄,发现这里曾经有天使降临这里的地脉与圣女结缘之后,我暂时驻留在这,而后与普雷拉蒂因此相识之后,她就从我这交易走了必要的知识。”
  
  路明非:“......”
  
  “还没听明白吗?差生,普雷拉蒂是那种会用错误的手段去行动,并且在过程中坑害无数人以取悦自己,但却会抵达正确结果的魔王。
  
  如果你找我的目的仅仅是‘拯救世界’的话,那我建议你什么都不用做,魔王自然会用自己的最糟糕的悲剧方式拯救世界。”
  
  妲丽安的声音嘶哑。
  
  但其中的意义却清楚的传递了出来。
  
  路明非深吸了一口气。
  
  对方显然不是傻瓜,那也不用拐弯抹角了。
  
  “请告诉我拯救这女孩......请告诉我拯救‘嫉妒魔女’的方法!仙女!”
  
  “Yes......对了,别叫我仙女了,听着有些奇怪。叫我妲丽安就行。”
  
  ☆
  
  妲丽安,很神秘的女孩。
  
  当然,路明非不会因为她幼小的模样,就想当然的觉得对方实际年龄是小姑娘。
  
  估计又是个天山童姥。路明非暗自想到。
  
  妲丽安倒是在路明非提出要求之后,将一本书塞到了路明非手中,她告诉路明非,这就是路明非想要拯救珍妮特所需要的知识了。
  
  路明非有些蒙,看着对方手里内容稀少的羊皮卷,有点不知所措:“为了解决麻烦,我得搞清楚普雷拉蒂到底想做什么,这需要的神秘学知识......就这么点?”
  
  “差生,你听好了”妲丽安毒舌的告诉路明非,“外行人就别自以为是的想要俗称,你现在需要的不是‘理论’,而是应该从‘逻辑’的角度来分析推理。
  
  听好了,魔术师不是阴谋家,他们都是群很单纯的家伙,能走直线绝不拐弯,仪式的内容或许会很复杂,但仪式本身的逻辑却非常简单,不要被表象迷惑了。”
  
  路明非总觉得妲丽安对魔术师个性的说明内容,自己好像在罗曼与达芬奇那听过类似的内容好多次。
  
  “记好了,普雷拉蒂的最终目的是拯救世界,她是以悲剧享乐的魔王,但不是阴谋家,她不会故意设计阴谋诡计,因此她的行动逻辑非常简单。”
  
  妲丽安的意思是说......想要识清楚普雷拉蒂的计划内容其实很容易,摧毁普雷拉蒂其实非常简单?
  
  路明非更加苦瓜脸了。这到底哪里简单了?我这正常人思维根本无法理解你们魔术师的谜语人行为好吧?
  
  “既然妲丽安愿意帮我,那就不能有话直说么?”
  
  “......我可没有跟你在这打哑谜,【对魔术师而言】,这甚至不能算是开卷考试,而是直接将答案告诉你了,差生,虽然普雷拉蒂的做法是错误的,但结果却是好的,从守护世界的角度来说,你要是无法做到打败她,又怎么能让我相信,没了她,你也能拯救世界?”
  
  “提示我全都给你了,自己好好想想吧,差生想要击败魔术师的话,就必须从‘逻辑’而不是‘知识’上入手,一切远比你想的简单,因为魔术师都很单纯,他们的行动内容不会有欺骗性的假动作,都是有逻辑明确的目的的,只不过普通人无法理解罢了。”
  
  “......你们魔术师的行为逻辑我个普通人根本搞不懂,我怎么可能做到将自己当成魔术师来想问题?”
  
  “你可不是普通人。”妲丽安摇摇头,不在说话,低下头又去看书了。
  
  虽然妲丽安反复强调‘非常简单’、‘差生的错误就是将事情想复杂了’,但路明非还是一头雾水。
  
  路明非只能看向对方递给自己的羊皮卷。
  
  这里面会有提示吗?
  
  书名是......《忒修斯之船》?
  
  路明非靠着翻译机器,阅读起来倒不算困难,只不过让路明非更加无语的是,《忒修斯之船》别看标题像是传说故事,但实际内容却完全不对。
  
  这居然是......哲学探讨类的书籍!
  
  正是见鬼了。路明非觉得脑阔疼。
  
  不过,忒修斯之船讨论的哲学内容倒是很简单。
  
  简单地说,就是有一艘名为忒休斯号船,这艘船服役时间很久,支持它运转的方法,就是每当船身出现腐坏部分之后,就将坏掉的部分拆下来,然后用一样的新素材替换上去。
  
  由此就引申出了一种哲学思考:
  
  一艘船——不,一个人,A先生
  
  要是A先生快死了,为了延续性命,他不得不将坏掉的身体替换成好的身体,他的身体部件,从皮肤到肌肉、从五官到骨骼,从内脏到大脑,从感情到记忆全部都被替换了一遍。
  
  但不管是皮肤还是肌肉五官骨骼内脏大脑——甚至是性格感情记忆都与被替换之前一模一样,那么这个‘全新的B先生’还是A先生吗?
  
  内容就是这么简单。
  
  路明非感觉类似的探讨在各种游戏里出现过无数次了。
  
  路明非觉得这种事情要分类讨论,比如让路明非自己来是吧,因为路明非完全不认识A先生,不了解A先生是个怎么样的人,所以当有人问路明非B先生还是不是A先生的时候,路明非会毫不犹豫的回答“不是,A先生已经死了,B先生不是A先生。”。
  
  但另一种状况呢?
  
  如果让一个与A先生同生共死过,无比的爱着A先生,非常了解A先生,与A先生有着重要共同回忆的人来辨认会怎么样?
  
  爱着A先生的人无法相信A先生已经死了,所以他会与B先生交流,当他发现B先生不仅外貌性格,就连记忆都与A先生完全一样之后,这个人肯定会对B先生是不是A先生而动摇吧?
  
  因为他想要相信B先生就是A先生。
  
  交流过程中,B先生也会完全将自己当成A先生,甚至是B先生自己也会思考自己是不是A先生。
  
  这个问题的本质其实是个老生常谈的古来话题——“我是谁?”的衍生。
  
  哲学问题的特点会是没有答案,深入思考下去的话根本没完没了。
  
  路明非现在面对的问题是,这个《忒修斯之船》的哲学思考内容里,到底哪里蕴藏着搞清楚普雷拉蒂的真正目的,进而找到拯救珍妮特仿佛的提示了?
  
  “难不成是那种同一个的人从不同的立场出发,同样的问题也能有不断的答案,为了分析而强行分析,为了理解而强行理解......?”
  
  路明非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路香、路多克、路子航也一齐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魔术师很单纯。”
  
  妲丽安,还有在此之前的罗曼与达芬奇,都多次说过类似的话语。
  
  ——“没有什么阴谋诡计,魔术师行动起来也不会拐弯抹角。”
  
  ——“所有的行动都是有意义的,不存在虚假。”
  
  路多克闭上了双眼:“不要思考‘如何做到的’,而要思考‘为什么这么做’,不要思考‘理论’,而要思考‘逻辑’。”
  
  路明非面对普雷拉蒂觉得最烦恼的事情是什么?
  
  答:路明非无法相信普雷拉蒂的每一句话
  
  事实上,普雷拉蒂的确说过谎了,还都是恶意的,为了在事后享受路明非苦恼表情的谎言。
  
  “......!”
  
  路香咬住了自己的指尖:“但魔术师是不会撒谎的,魔术师很单纯,他们的行动都具有极强的目的性,也就是有固定的逻辑,只是这逻辑正常人的思维无法理解罢了。”
  
  路明非瞪大了眼:“普雷拉蒂......她的话是可信的!她的话排除为自己找乐子的部分之外,全都是真话!他的行动逻辑,她之所以撒谎的理由,是为了看我面对一大堆真话,却不敢相信,因此苦恼的表情!”
  
  路子航猛地瞪大了双眼:“如果我真的是为了谎言而苦恼的话,那她就不会觉得愉悦了,他就是要享受我面对真话,却不敢相信真话是真话的纠结表情!”
  
  路明非盘腿坐在地上,让七号自己随便找本书看打发时间,自己则是思维模拟全力全开,如《神探夏洛克》里的福尔摩斯一般,暂时构思出了一个脑内的思维殿堂,与自己的并列意识们开启了会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