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路明非挑战FGO > 17、龙与天使的轮舞

17、龙与天使的轮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7、龙与天使的轮舞
  
  挥拳,冲锋,挥拳!
  
  接连不断的重拳连击。路明非仿佛化作了紧咬住猎物的猎豹,他不知道沙利叶是神话中什么样的存在,他只清楚一件事,只要沙利叶还存在,珍妮特就会持续的遭受火刑之痛的折磨。
  
  珍妮特说过,她想要活着回去。
  
  这段话仔细想想问题是非常多的——想要活着这句话,反过来指的不就是她可能会死亡么?
  
  情急之下,路明非也顾不得达芬奇经常叮嘱的“尽量别用思维模拟,那个能力有严重隐患”的警告了。
  
  战斗模式。
  
  模拟·楚子航。
  
  纯粹的战斗模式,目的只有一个,最高效率的杀死沙利叶!
  
  开启的瞬间,楚子航思维模式下的路明非,心中便闪过了一丝困惑。
  
  除了最初的邪眼打了路明非一个文化知识水平不过关之外,接下来的展开其实有些不对。
  
  ——太弱了
  
  或者说,没有想象中的强。
  
  传说中的天使,沙利叶的力量并没有预想中的可怕,路明非甚至没有拔出新入手的武器,而是以一双铁拳彻底将其压制。
  
  甚至可以说是打的沙利叶基本没法还手。
  
  是沙利叶并不强吗?还是说路明非此时体内的某位英灵的灵基更强?
  
  拳头第十二次轰在了沙利叶的脸上,对方那畸形的模仿圣女贞德的面孔扭曲的不成人形。
  
  战斗是一边倒的状况......唯一的问题是,输出似乎还是不够,沙利叶的‘肉度’高的不可思议,路明非甚至觉得自己的重拳无法产生显著的伤害。
  
  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胜负结果倒是非常明显,但是时间,时间要拖得太久的话——
  
  “——!”
  
  时间!
  
  对了,可能导致珍妮特死亡的原因,难道就是这个吗?无差别的遭到火刑之痛的精神折磨,很可能会因此硬生生的将她折磨致死!
  
  不对劲!楚子航的思维在疯狂向路明非发出警告。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哪里都不对劲!
  
  这场战斗从头到尾都有问题。路明非本来还想见见嫉妒魔女,看看能不能跟她聊聊,却没想到对方上来直接开打,打了还给自家丫头挂了这么个负面状态。
  
  路明非像是在被时间催促着奔跑,像是在被一双邪恶的视线叮嘱着不断挥拳。
  
  不能停下攻势,甚至,要用更高的输出,最快速度的将魔女消灭才行!
  
  沙利叶猛地展开翅膀,似乎是察觉到了近身战上她完全没法与拥有铁拳圣女灵基的路明非抗衡,便打算飞到天上去,但路明非怎会继续给他拖时间的机会?
  
  硬生生的拽住了她的翅膀!
  
  ——【沙利叶的‘力量’:1D50+50=91】——
  
  ——【路明非的‘力量’:1D80+40=112】——
  
  “给我下来!”
  
  路明非一声低吼,魔力注入双臂之内,体内的英灵灵基似乎有意识一般热血沸腾!竟是硬生生的将沙利叶的一片翅膀撕了下来!
  
  不能让对方飞起来。
  
  同时,这也让路明非察觉到,虽然现实不像游戏,他看不到对方脑袋上的‘血条’,以至于难以判断是否对沙利叶造不成伤害,但‘部位破坏’似乎不一样。
  
  当机立断!杀胚路子航模式下,路明非立刻盯上了沙利叶还剩下的五片翅膀!
  
  至少看上去断翼是有明显的大量伤害的!
  
  或许这就是沙利叶短时间内吃了路明非上百拳,却依旧不曾倒下的秘密!
  
  “欧啦!”
  
  路明非怒吼!
  
  ——【沙利叶的‘力量’:1D50+50=100】——
  
  ——【路明非的‘力量’:1D80+40=98】——
  
  “——————!!!”
  
  沙利叶的嘴里发出了常人难以理解的诡异尖啸。
  
  是害怕了吗?还是愤怒?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路明非这一次没能抓住沙利叶,被他挣脱了一瞬——
  
  但也仅此一瞬罢了。
  
  过去,多次作为压箱底的王牌,藏到了最后的力量,成为了隐藏绝杀的力量,杀胚路子航模式下的路明非直接使用。
  
  因为这次是在与时间竞速,楚子航......绝对无法容忍自己的同伴,在自己身边,因为自己的无力而被杀死!
  
  来!
  
  言灵!
  
  “——【白金之星(StarPlatinum)】!”
  
  发动白金之星的瞬间,战局彻底陷入了一边倒的状况,沙利叶甚至连逃跑都做不到。
  
  白金之星在肉搏战中唯二的弱点,分别是路明非体力无法支撑他那无底洞的消耗,以及射程极短,稍微远离路明非一点都不行。
  
  但这些在现在都不是事!
  
  最顶级的裁定者的灵基支持着现在的路明非,虽说他的魔力源自珍妮特的供给,高输出可能会造成她的负担加大——但火刑的痛苦与魔力过度消耗那种更痛苦?这种时候不能想这么多了。
  
  既然已经用了,那就最快结束战斗!
  
  拳头难以生效?
  
  白金之星用它那如大理石般坚硬的肌肉死死的锁住了沙利叶,杀红了眼的路明非一脚踩在天使的后脑上,将她的脑袋按在了地里,而后怒吼的白金之星拽住了他的又一枚翅膀!
  
  “欧拉!”
  
  第二片翅膀!
  
  “欧拉!”
  
  “第三片翅膀!”
  
  “欧拉!”
  
  第四第五片翅膀被一齐撕下!
  
  最后的——
  
  “欧拉!”
  
  六翼!破坏!
  
  猩红的鲜血像是拉开了闸门水龙头一般,鲜血澎涌而出,沙利叶哀嚎着的同时,身体开始出现了诡异的,仿佛信号不良一般的抖动与扭曲。
  
  赌对了!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但翅膀真的是她的弱点。
  
  路明非无视了眼前出血量极其惊人的名为天使的怪物。
  
  瞅准了沙利叶不断飙血的伤口。
  
  血肉的双拳与白金之星的钢拳同时瞄准了目标。
  
  “欧啦欧啦欧啦欧啦欧啦欧啦欧啦欧啦!!!!”
  
  断绝了沙利叶飞行逃跑的可能,路明非与白金之星,双倍的重拳连打,一口气将沙利叶轰杀至死!
  
  沙利叶的身体在哀鸣中迎来了崩溃。
  
  普雷拉蒂也开始了鼓掌:“漂亮!不愧是我召唤下来的‘真正的天堂使者’!”
  
  虽说普雷拉蒂的谜语人行为依旧令人恼火,但既然眼前的战斗确认胜利了,这让路明非稍稍松了口气。
  
  “......打败了沙利叶,这场噩梦就能结束了吗?”
  
  路明非擦了擦脸上的鲜血,皱着眉,不悦的看向普雷拉蒂。
  
  “不过我还是觉得不对,这玩意真的是天使?”路明非一边质疑,一边来到了珍妮特的身边,将还在因为痛楚颤抖的珍妮特抱了起来。
  
  “所谓天使本就没有固定的形象,他们的存在形式其实与精灵差不多......不过噩梦可没这么容易结束。”
  
  “什么?”路明非愣了下,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普雷拉蒂耸了耸肩:“我之前就说了啊,嫉妒魔女因为‘嫉妒’,拥有掠夺他人力量的能力,我用幻术制造出来的梦境囚笼被她侵蚀了,只要她不愿意醒来,就无法在噩梦中杀死她。”
  
  “你!”路明非作势要打人。
  
  普雷拉蒂连忙作求饶状:“我又不是故意隐瞒你的,不管怎样都得先打败他一次才好说明不是?况且我早就准备好了应对措施呀,你看!”
  
  普雷拉蒂指了指沙利叶崩溃的身体。
  
  只见沙利叶那畸形怪物的身体,在崩溃之后,居然化作了金与黑二色的光粒子,如同一朵怒放的昙花一般绽放。
  
  昙花一现,溃灭之后,那些金与黑的粒子......居然涌向了路明非怀里的珍妮特?
  
  普雷拉蒂脸上浮现了神秘的微笑:“精灵是自然现象的一种,天使与它非常相似,自然是难以彻底消灭的,所以我打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用‘容器’将堕落圣女们一个个封印起来。”
  
  七宗罪的魔女全部被封印了的话意味着什么?
  
  普雷拉蒂的话莫名的让路明非觉得不安。
  
  而且那种不详的预感越发浓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